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戴延麒是个好青年

*注意事项
 *全性转so就算性转依旧BG
 *是戴肖戴肖戴肖
 *送给自己的生贺唔祝我生日快乐
 *幼稚文笔角色崩坏有狗血恶俗老套桥段
 *OOC OOC OOC
 ————————————
 戴延麒是个好青年。
 “哥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好青年咬着筷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楚云宿正和切了块的凉粉作斗争,头也没抬:“就你?不信。 ”
 “哈?为什么啊?”
 凉粉拌了香油之后更难夹了,楚云宿皱着眉:“又是你初恋?”
 “对啊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戴延麒稳稳地夹起一块凉粉。
 楚云宿奋斗了半天的成果筷子一滑滴溜溜地掉回盘子里:“你每回都这么说。”
 戴延麒脸上就差涂个冤枉了。
 “你是不是忘了舒可辛那回了?”
 “那么可爱居然是男孩子!啊不对我又不喜欢男生那天只是认错了性别而已嘛……”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张心洁呢?”
 “……哥。”戴延麒表情异常沉重,“我发誓我真对张心洁一点意思也没有,要早知道她女朋友是韩文清你就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过去搭讪啊!”
 “李华?”
 “我那会对她是欣赏,欣赏!再说你们俩现在不是凑对了么,我再想脱团也不会对自己亲嫂子下手吧?!”
 “那叫表嫂,你语文是跟我学的吗?那,李萱?你以前可还说过要和她说过要结婚来着。”
 “楚云宿,楚大大,你就是我亲哥我求你了小时候的事别提了成不?我那时候才多大点啊说的话也能算数?你没见吴雨策每次见我都恨不得找把小刀戳死我……附带这么凶残的小姨子谁消受得起啊?!”
 楚云宿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就你这点眼力见,能保证这回真是女生?不是弯的?单着身?没有姐妹当对象男友皆小三的闺蜜?”
 戴延麒蔫了。
 戴延麒是个好青年,我们的好青年最近遇见了心动女生。
 那次楚云宿给他捎了点葡萄,用卖家的那种手提小纸箱装着。当然了那种箱子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太结实,所以就在距四楼教室的最后一个楼梯拐角,箱子底下崩开了。
 不过就算弟弟爱吃也不要塞这么满嘛楚大大。
 成串葡萄掉在地上散成一粒粒的,戴延麒以一种刚死了教导主任的复杂表情蹲在拐角。
 好多颗不想捡哦凑。
 但是食物是不能浪费的更何况万一一会级部主任来扫荡怎么办,这一地葡萄粒得让班里扣多少分啊那他不就惨了,戴延麒一脸苦逼地捡着葡萄,偶尔有人经过就惨叫一声“同学别踩!”。
 有一双不久前才经过的脚折了回来。
 那个人把手里两个文件夹拼成角度把葡萄粒拢在一起:“喏。”
 戴延麒感到智商被压制了。
 他抬起头。
 接着少男心也被压制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之后戴延麒打听到这个模样秀气的女生竟然还高他一届,是纪检部的,每天饭点都去二号食堂维持秩序。
 你说他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呢,戴延麒扼腕。
 去二号食堂蹲守了一个多礼拜之后毫无收获,替他打听消息的哥们看他的眼神都带着一种怜悯意味:“戴、延、麒、没事吧你,学生会高三的这个学期就已经退下来了你不记得啊?”
 戴延麒默然。
 戴延麒是个好青年,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点腐。
 还是个画手大大。
 附近每年大概能有那么三四次漫展,戴延麒和楚云宿自然回回不落。
 戴延麒孤零零地坐在本摊前,目送楚云宿去找李华。
 说起来他俩就是在这看对眼的来着,现充去死去死,戴延麒把逛展妹子投喂的不二家咬得嘎吱响。
 李华是个cos团的社长,这次要出舞台剧,人数问题还拉了外援。李华一身和服正调整着紫色的假毛,看见楚云宿过来眼睛一亮:“这里这里!”
 “出什么?”
 “夜刀神十香,要出约战舞台剧嘛……怎么还没回来,”李华四处张望了一下,“刚刚有个FFF把出折纸的妹子拐走了,我和你讲啊那只折纸真的超——可爱的!”
 戴延麒守在本摊前头,百无聊赖地趴着画画。
 百合本真的那么冷门吗要不回去和云宿哥说一声下次出个性转同人嗯那边那个白毛妹子身材不错。
 戴·废弃灯泡·延麒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摆这当吉祥物的吧有投喂但就是不买本是怎么回事难道吉祥物不招财吗吼。
 “小事情你回来我不逼你戴尾巴还不行吗!!!”一个身披FFF服饰的勇猛妹子以令人叹为观止的矫健速度冲上来死死抱住白毛妹子的……腰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原谅他熊熊燃烧的百合魂。
 “我算知道为什么小周拜托我来替她了。”身穿室内运动服的女生黑着脸,犬耳头饰一抖一抖。FFF见势心虚地笑了几声立刻开溜。
 哦哦那不是鸢一折纸么。
 哦哦那不是心动女生么。
 戴延麒一下子弹起来差点撞到桌子,动作快于意识的他反应过来时手指已经碰上女神肩膀了。
 “叫我……吗?”肖时清迟疑着。
 该说什么?
 『A.折纸妹子嘿嘿嘿嘿求交往♡』
 『B.女神我喜欢你好久了!』
 『C.呵,学姐玩心么?』
 『D.唉呀今日天气如此之好这位姑娘有没有兴趣与小生来一发?』
 当然现在可不是能供选择的AVG,他手还搭在人家肩上呢。
 “那个我……我也是雷霆的!”最后戴延麒舌头打着结磕磕绊绊憋出这么一句,天知道校际辩论对上韩文清她们他也没怯(jiao)过(qian)。
 “哎?真巧呢。”所幸女神似乎是亲民型的,笑容温和——虽然衬上那身打扮有些奇怪就是了。
 结识学姐兼女神×1,真是意外的顺利。
 “那什么这个本的彩页插图是我画的反正百合这么冷也卖不完学姐喜欢的话就拿本回去看吧!”不知道贿赂贿赂能不能刷好感度。
 “其实,我也不是特别吃百合……”
 戴延麒不知道应该庆幸学姐是直的还是QAQ自己果然还是脱离大流了。
 “咳学姐是和CP一起来逛展的吗?”戴延麒当机立断转移话题,他指的是那个风风火火的FFF妹子。
 “哪能啊,”肖诗清笑出声,“我可不敢带着战友叛团。”
 戴延麒在一旁点头应和,原来学姐还单着哦幸福的大棒砸得他有些晕乎。
 中午的时候楚云宿和戴延麒换了下班,好青年乐颠颠地跑去围观舞台剧。
 舞台剧的反响不错,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戴延麒硬是没挤进去。
 戴延麒今天戴了一顶白粉色的帽子,猫兔的垂耳长长搭在脸颊两侧像是趴在他头顶,粉红色的小圆眼睛和戴延麒一起亮晶晶的望着肖时清,肖诗清忍不住有点想笑。
 她其实记得戴延麒。
 雷霆对霸图的那场辩论她去看了,直切要害气势十足的韩文清和心思慎密逻辑严谨的张心洁配合实在难以逾越,己方死死咬住的最后一丝机会也被切断。雷霆惜败。
 到底是本校落败,肖诗清也没什么好心情,比平常整整晚了十分钟才往教室走。
 一拐弯就看见那个揪着对方漏洞不放的二辩蹲在地上惨兮兮地哼哼。
 有点可爱啊怎么办。
 再往后,就是同班女生神神秘秘地告诉自己有高二的小男生托女生的弟弟打听她。
 “怎么样,阳光健气必要时蠢萌也做的来,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

肖诗清走向戴延麒:“怎么样?”
 “舞台剧很棒!”
 “那,要拍照吗?”
 戴延麒配合地举起相机咔嚓嚓。
 “这么支持我我可是很感动的,一会闭展了请你吃葡萄。”
 ……咦?!戴延麒有点发愣。
 “好啦别发呆,刚刚看到一个很萌的章摊陪我去看下吧?”肖诗清把指尖扣在戴延麒掌心,男生修长有力的手指先小心的弯了弯,随后牢牢收紧。
 好青年终于步入了人生赢家的康庄大道。

“这种事情……也要看我喜不喜欢他啊,多少先观察一下吧。”
 “那要是喜欢呢?”
 “当然就……照单全收咯!”

#在末尾终于让肖队心脏了一把好满足#

评论 ( 7 )
热度 ( 51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