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百花宠物美容院(二)

*注意事项

*战队拟人设定
 *幼稚文笔更新超慢
 *短小并不精悍
 *不要问我其他人在哪因为我也不知道
 *OOC OOC OOC
 ————————————
 邹远一觉醒来时,张佳乐已经走了,食盆里的瓜子杏仁半口都没被动过,开敞的笼门上有无数细小的抓痕。
 他一直知道前辈很聪明,聪明到足以悄无声息地离开。
 唐昊胀鼓鼓地小幅度上下浮动,一直没有扁下来的意思。再怎么说也相处了那么久,这点默契邹远还是有的。
 邹远醒来的时候唐昊已经是那个样子了,气成这样恐怕前辈走的时候碰巧让唐昊看见,可惜唐昊什么也做不了,鱼离开水是无法活动的。
 百花甚至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去找张佳乐,把邹远唐昊托给相熟的微草照顾。
 邹远想到了王杰希,这位阅历丰富的前辈也许会知道些什么。
 他心底燃起了小小的希望。
 “抱歉,”王杰希摇了摇头,“我这里没有听到消息。”
 唐昊“砰”地又鼓了起来。
 “这样啊……麻烦前辈了。”邹远失落地低下头。
 然而希望永远是最容易落空的。
 中途高英杰还去了一趟兴欣,答复是“一帆那里也没有风声”,幼猫还未弯折的双耳蔫耷耷垂下,显然是累坏了。
 就在这方接连几天毫无所获的时候,百花回来了,独自一人。
 百花回来的时候眼睛是发肿的,说话声音轻松得有些僵硬,高英杰告诉邹远说她可能哭过,但是邹远不这么觉得。因为他不知道人类哭过是什么样子。
 他从没见过她哭。
 再后来百花宠物美容院门上那个牌子翻了个个,“欢迎光临”正对着太阳撒在街道上的大片阳光。
 张佳乐以前住的那个笼子落了灰,在某天晚上百花拎出门后再没在店里出现过。其实那是在张佳乐离开不久前新买的,花栗鼠晃着大尾巴坚持说那是他最喜欢的颜色,尽管邹远知道他的前辈无法分辨颜色。
 百花曾经让邹远在那只笼子里住过几天,但是它对于邹远来说太大了,最终还是回到原来的住处里。
 那次来店里玩的小孩偷偷喂给邹远切碎的火腿粒,邹远带着好奇尝了一点,然而剧烈的不适感告诉他这种食物并不是那么适合自己。他被百花送到兽医院的时候连视野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他想他一定是快死了,甚至出现了幻觉。
 不然怎么会看到张佳乐前辈和那只赭红色的笼子,挂在一个人类男性手上。

评论 ( 2 )
热度 ( 3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