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情书

@YIZ   姑娘的点文,小戴性转注意
 肖神探出没(并不
  ——
  雷霆高中对面的奶茶店,价格不贵味道广受好评。店长肖时钦是个二十五六的青年,温和俊秀赢得一票少女的人气。
 戴延麒是小事情奶茶店的常客,有时候在这打点零工,门前风铃叮铃作响,戴延麒搞定一单外送回来的时候肖时钦还没来得及把那张白色信纸收起来。
 “店长我回——哎哎那是情书吗?!”
 也许还有少女的芳心?
 “……嗯。”肖时钦不动声色地扶了扶眼镜,“要喝点什么吗?”
 “咖啡奶茶不要珍珠多加冰!”
 冰块“咚”地坠入杯中,折射出漂亮的颜色,托盘里放了几块马卡龙,香草味的。
 戴延麒咬着吸管,眼睛一个劲往情书上瞟:“我记得这个甜点是叫……少女的酥胸啊店长你这是春天来了么呜哇疼!”他脑门挨了结结实实的一下子,委屈得不行,“弹我干什么啊店长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也没个对象,我都替你着急了!好不容易碰上个追你的就直接答应了呗!”
 肖时钦叹口气,把情书放在桌面上。
 那是一张A5大小的白色信纸,上面只有横写的“我喜欢你”和“可以和我交往吗”,字体很利落,但是没有署名。
 “既然你这么好奇,我们就来分析一下吧。”
 杯壁的薄薄水珠汇聚流下。
 “白色的纸,简单清爽,不像那种粉红色带着香味的情书,也没有手绘的花纹图案,很男孩子气的感觉呢,”肖时钦好看的手指点了点两行手写字体,“写字也是,线条很直,干净利落,要说的话应该是偏直爽率真多一点的性格。但是直率性格的人会采取情书这样委婉的方式……有什么原因么……”
 戴延麒无意识地抓紧杯子,握了一手湿凉:“那,那什么……”
 “没有署名可能是因为不想暴露身份,也可能是因为对我能做出回应不抱希望,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会加上第二句了,对不对?”
 肖时钦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戴延麒。
 “既然这样我们可以认为那个人有办法得知我的想法——那必然是我熟识并且熟识我的人,而手写文字就代表我不熟悉那个人的笔迹,我们没有纸上的交流。”
 “那个……我们这么剖析女孩子的心意好像不太好吧……”戴延麒知道肖时钦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但听到他一层一层抽丝剥茧的时候仍忍不住感到心惊。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熟人,性格直爽,没给我写过便签、纸条或者信,我们之间存在难以逾越的障碍以至于无法恋爱。”肖时钦语调慢且柔和,“把这些信息组合在一起的话那么筛选出来的就是人选了。”
 戴延麒把视线挪开,雪白的纸张太过刺眼,他甚至呼吸都十分困难。
 “那么,”肖时钦说,“为什么你一眼看到那张白纸一样的东西……”
 “——就能断定那是情书呢,延麒。”
 戴延麒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抓住肖时钦的肩膀,亲了上去。
 然后落荒而逃。
 肖时钦指尖点了点磕破的上唇,轻“嘶”了一声。
 小店成本概不赊账啊,要体谅一下小生意人嘛。
 啃完了人就想跑?
 总得赔我一个男朋友吧。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