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四季味-红薯

(私设有,张韩注意
 (又名《舌尖上的荣耀之鲜令时蔬》《豪门内部消化组》
 (OOC OOC OOC

Q市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这里向来不会下那种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只在地上薄薄一层,然后悄没声地化开。
 但天气很冷。
 张新杰循着地上薄薄的足迹,抬眼就能看见韩文清。韩文清围巾围得高,一直盖到了嘴唇,现在又是低头的姿势,围巾埋住了鼻尖。
 初雪还没化个干净,温度便骤地降了下来。街上安静得很,零零碎碎有小商贩推着黏玉米或者烤红薯的三轮车沿着马路走动,带动空气里一阵香味。偶尔有行人走在路上,鼻尖冻得通红,张口闭口都是一团白气,这对畏寒的人无疑是一场灾难,不巧的是韩文清正好位列其中。
 队长奇怪的体质在霸图一直是个谜,明明春城来的张佳乐都能适应的冷空气对于本地人韩文清来说却必须把薄且暖的衣服套上好几层。张新杰的体温又偏凉,肌肤相贴的时候总有些冰人,即使像现在这样放在口袋里也不容易暖起来。
 “新杰。”
 “嗯。”
 霸图正副队长的首次约会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不同,两人并肩而行。
 干冷空气里一股暖洋洋的柔软味道,沿着三轮车辙和一串足印悠悠飘过来。韩文清觉得…嗯…总之在他看到张新杰半路上去买了烤红薯的时候心情有些微妙。
 他想像了一下张新杰和卖红薯的小贩讨价还价的样子,似乎,嗯……
 张新杰把红薯掰开,露出里面颜色明亮的橘黄内瓤,递了一半给韩文清。
 “吃点东西比较暖和,但吃太多也不好。”张新杰解释。
 烤红薯的热度透过几层纸巾到手上,有点灼人的舒服,温热白气缓缓升高熏在面颊,确实暖和。
 烤红薯味道甘甜绵软,不过还好两人对甜食都不算讨厌,一口口下去很快只剩下坚硬的深色尖端,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张新杰仔细擦拭掉剥皮时指尖沾上的灰渍,握住韩文清的手。
 暖洋洋的温度交叠在一起,冬天果然惬意非常。

——
 感觉对食物描写越来越少了OTZ不过季节感好像强了点

评论
热度 ( 23 )
  1. Trafalgar_季九言一个文澜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