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 画斛黄花寒更好 江河湖海江波涛 】捡到龙了怎么办

群活动文,前面的太太们都好棒qwqqq渣渣哭成一团
 剑士皮皮与粥小龙的初遇,不会有后文的_(:з)∠)_

——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是在轮回城外的小岛上,人类行走的声音惊起了扑啦啦一阵飞鸟,本想出来打点肉菜的江波涛看到草丛里有个闪闪发光的东西,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枚蛋。

那枚蛋比江波涛所见过的任何蛋都要大,蛋壳上有着浅浅的银色纹路,在太阳底下泛着柔和的光。

面对这样精致的意外收获,江波涛不自觉的弯起了眼睛——蛋花粥挺好喝的,他想。

不能怪他暴殄天物,毕竟没有哪条律法规定流浪剑士的三餐有权得到特别关照。

江波涛架起了一口大锅,滚沸的水与白米在其中翻滚不止,白粥的香味飘散开来。好了接下来就应该把那只可口的蛋加进去——江波涛并不知道即将被自己下锅的是什么东西,也许是佩拉鸟的蛋,运气好点没准是索鳄的蛋,那味道可鲜美极了,他这么认为。然而这个造物的世界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她总是将人们意料以外的发展巧妙安排在一个绝佳的时机。

蛋壳颤了颤,发出轻微的“咔”的声音。

起初江波涛并没有在意,但那声音逐渐明显起来,蛋壳表面出现了细细的裂纹,然后“喀嚓”一下,破壳的地方钻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那是一枚龙蛋。

从小到大,江波涛所熟知的传奇故事里,无一不是无畏的勇者历经重重险阻打败恶龙,拯救了美丽公主,自此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虽然故事是不能完全应用于现实中的,但剧情相似的安排总有它的道理。

——但是,谁能告诉他,没有重任在肩的勇者捡到恶龙的时候该怎么办。

江波涛把手紧紧按在腰间的剑鞘上,但他很快发现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要。

幼龙懵懵懂懂地从破壳里爬出来,背后两翼的翼膜还未张开,覆满全身的晶莹薄透的银色鳞片像艺术品,却坚韧无比。幼龙茫然的四顾,像是忽然才看见江波涛,目光一下子生动起来,紧紧地追随着他的身影。

就像新生的雏鸟,该不会把他当成妈妈了吧,江波涛想。

虽然在现在也有人工驯化的飞行龙,深褐色的皮肤粗砺如沙。但毫无疑问这是条古龙种,银鳞熠熠生辉,罕见而强大。

也许骑士更适合一条英勇的龙,江波涛确信自己不是什么骑士,他的家族一直佩戴魔剑士的荣光。一条龙,一条稀有的幼年古龙种会给他带来不胜数的麻烦,而且即使是幼龙也有足够强大的本能足以自保。江波涛扑灭了火堆。

当然不管什么样的说法都无法阻止幼龙摇摇晃晃地跟在他后头,勉强扑拉着翅膀迈着小短腿追逐脚步的样子看着可怜极了。

江波涛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幼龙啪蹬啪蹬地跟在后面,索性直接上前咬住了鹿皮靴子的边缘。

“听着小家伙,我不是……你妈妈。”

幼龙咬得更紧了,身体微微颤抖。

——带我走。

——不要丢下我一个。

江波涛的心忽然软下来。

“好吧——好吧好吧,我会带你走的,在那之前能先放开我的鞋子吗?”那块可怜的鹿皮像被刀锤蹂躏过,已经变成了皱皱巴巴的破烂样子。江波涛暗暗心疼了一下自己的新靴子。

差点被他做成粥的小家伙目光明亮起来。

“一个人旅行也蛮寂寞的,那么以后就叫你小周啦。”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