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昊远]有关百花的女孩子(1-3)

性转注意!!!性转注意!!!性转注意!!! 

百合也很萌啊呜呜呜

 ——————

1. 

邹远抱着一摞白皮王后雄回寝室的时候就看见唐昊郁闷地倚在隔壁宿舍门口,一脸憋屈好像让谁给欺负了似的,不过邹远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那可是唐昊啊谁敢欺负,好歹也是校女足主力呢,估摸着是没带钥匙进不了宿舍。

唐昊也瞄见邹远了,噌地一下从墙上弹起来嗷了一嗓子小远有没有吃的我好饿。 

邹远身上就两块桂花糕,加在一起比橡皮大不了多少,她把桂花糕塞在唐昊口袋里:“我记得我那还有铜锣烧来着,到我们寝室坐坐呗。”

邹远眨眨眼睛冲着唐昊笑。 

2.

 邹远和唐昊的妈妈是高中时期闺中密友,住的也近,所以俩小姑娘也算一起长大的青梅青梅。唐昊一头清爽的短发,性格大大咧咧男孩子气也衬的那个男生名字也不那么违和;邹远虽然各方能力不够出众但贵在乖巧懂事从小就让人省心。她们俩一个好动一个好静感情好的不得了,小姑娘们形影不离就连宿舍都挨在一块。

当然,有什么心事也会第一个告诉对方。

“报考的大学?”唐昊向后一仰倒在邹远的床上,嘴里叼着铜锣烧嚼嚼嚼。“我肯定是要去呼啸理工的,百花太偏文了不适合我。你还没定下来?听阿姨说不是要去百花吗。”

“……嗯。”邹远低着头,软软的头发垂在肩膀,软软的手指纠结在一起,翻得皱皱软软的辅导书放在她膝上厚厚一摞,沉甸甸的。“百花的分也不低,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达到分数线,挺不安的。”

“瞎担心什么啊你还非考百花不可了?张佳乐都转霸图海洋去了,又不是就那一所大学。”

“嗯。”邹远吸了一口气,“不过我想,总归要拼一下试试。”

3. 

“啊啊真是的……怎么就睡着了。”邹远伸出食指戳戳唐昊的脸,短发女生在她床上手脚摊开睡得四仰八叉。

“唐昊唐昊。”

 “阿昊——小耗子。”

 “老师来了。”

“下课喽。” 

“吃饭啦。” 

“足球队要开会来人叫你去啦。”

 “起来起来起来。” 

唐昊依旧睡得很熟的样子,任凭邹远怎么轻声呼唤也雷打不动。邹远心虚似的看看四周,然后凑近唐昊耳边,嘴唇动了动。

好像觉得不够似的,她又重复了一遍,口形张合,半点声音也没出来。 

唐昊似乎梦到了什么,咕哝着挪了挪胳膊。邹远被吓了一跳,心里扑通扑通。她是知道自己是想要说什么的。

柔软的种子生根抽芽,被牢牢地按在泥土下。

评论
热度 ( 14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