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过去的未来时<贰>

未来的后辈们穿越到过去,梗借自枫槿如画太太的《来自未来的后辈们》。

大量原创人物出没注意避雷,后辈队伍可能不带三零一和义斩玩。

我想试着带出一个关于未来的故事,会有变动也会有点热血什么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与历经变迁的队伍,我知道自己的文笔很差,但是即使过了再久,我也想完成它。

承蒙关照。

——————


黄少天觉得自己这是时差还没倒过来吧不然怎么回了蓝雨一开电脑就有个小孩掉出来了,还好他英明机敏及时躲开不然现在非得成了肉垫不可。这小孩看起来比小卢大不了多少嘛软乎乎的……不对这时候是不是该喊妖怪退散?可是蓝雨没有驱魔师啊要不去训练营里头翻翻或者去虚空借趟人?

之前摔疼那股劲好像缓过去了,外来的小家伙一骨碌爬起来看见黄少天,明显地瞪大了眼睛:“你——你是!?” 你你你了半天也没叫出黄少天的名字来。

俩人大眼瞪大眼,喻文州推门进来略一错愕,随即笑道:“少天,这是你的朋友吗?训练室还是请非战队成员不要久留比较好吧?”

“不是啊队长你听我说这里发生了一件非常非常科幻的——哇啊!!”

啊哦。

这次怎么没有躲开呢英明机敏的剑圣大大。
从电脑中出来的少女环顾四周,揉了揉刚刚被狠狠冲击到的鼻子。

“你们好啊地球人,准备好接受来自M78星云的统治了吗?”眼镜少女红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

不过为什么第一个登场的女孩子就是中二属性呢。

降落在兴欣的难兄难弟没有们,很是烦闷。

“唉……”话唠叹气。

周晓泊岿然不动,躺在沙发上的青年睡得很熟。

“唉唉……”话唠叹气的声音大了些,两人依旧。

“唉唉唉唉唉唉唉有没有人理我一下啊!!!”卷毛话唠忍无可忍。

“……啊?”周晓泊取下塞在耳朵里的纸团,神情万分诚恳,“你刚刚说啥?”

当众目睽睽下电脑把熟睡青年吐出来的时候兴欣一众对于话唠的话不信也得信了,好容易从危机中脱身的的周晓泊这才留意到周围环境的异样,不是地点,而是时间。

玻璃窗外头马路电子广告屏上明晃晃的首届世邀赛中国队夺冠的消息,而据他所知世邀赛已经举办好几届了——并且最近一次战果并不理想,谁家恶作剧也不能这么大手笔啊是不是?

他们几个,来到了十五年前。

不得不说兴欣众人消化能力也是够强,短暂的惊讶之后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

“来来来做个笔录啊……咳,”方锐清清喉咙,“既然是联盟后辈就把身家姓名啥的都报上来,来我们兴欣好处那是大大的有!”

“方锐前辈我就是兴欣的啊咱们是自己人自己人!!”话唠扯着自己夏季队服的红领子使劲刷友好。
好像……还有一个人没醒吧,而且这么明目张胆挖墙脚真的好吗,乔一帆心底叹气,递出纸笔。

“哎呦年轻人眼光不错嘛,叫什么名?”方锐啪嗒啪嗒按着圆珠笔,心说这嘴皮子我还以为是蓝雨出来的呢。

“单奕然!旁边那个别家的敌人是周晓泊。”

周晓泊心说他们要是知道这个把烟花式继承在话唠上的熊孩子是毁人不倦的操作者不得吓着啊。

接着他看到边上穿连帽衫的……前辈复杂的神色,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出来了啊哈哈哈哈。

同期选手的关系向来不错,单奕然果断反击:“什么叫烟花式话唠啊我说你不要剽窃我们兴欣的创意好伐?!我这么沉稳隐忍帅倒一票少女能叫熊吗?!能吗能吗能吗!!女粉丝分分钟哭给你看啊忍心吗周小姐?!”

“……脱团狗还秀什么女粉丝,你就等着吧早晚被放生。”被某个称呼戳到痛处,周晓泊咬牙。

“哼哼怎么样嫉妒吧,我和我们柔柔感情好得很,单身狗有种来烧啊——哦我都忘了你可是自带CP的男人,等荣耀什么时候全息化了你可以和鸾辂音尘脱团嘛九块钱我和柔柔给你出了就算份子钱!”单奕然一脸嘚瑟,恩爱之光唰唰刺得人眼疼。

“那么温柔腼腆的妹子怎么就给你拱了呢,兴欣的内部消化传统真是要不得。”周晓泊痛心疾首。

“……”唐柔感觉有点微妙。

“……”被地图炮误伤的安文逸附议。

周晓泊和单奕然所在的联盟里女选手的数量扳着指头也就能数出四个来,模样个顶个的漂亮,兴欣的杜柔就是其中之一。杜柔操作的账号是牧师小手冰凉,人也是温婉可人的治愈系,被粉丝们称为“小女神”,人气颇高。兴欣这俩牵手成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职业选手里头大多都知道,只是一直没对外公布恋情。如此宝贵的妹子资源一下被砍掉了四分之一,集火自然噼里啪啦朝着男友来。

“小周是雷霆的?”虽然听着了鸾辂音尘的名字,不过方锐也不敢确定账号有没有转过战队。

“是这样没错。”

“哦,”方锐低头记了下来,笔尖刷刷刷,“对了小单啊,那边那个又是谁?”

后到的青年似乎磕得不轻,半天才清醒过来,捂着脑袋“嘶嘶”抽气,刘海掀了起来,额头红了一大片。
陈果给他拧了块毛巾,对方接过来连连道谢。

单奕然凑在周晓泊边上贼兮兮地咬耳朵:“没水磕得不轻啊也不知道撞傻了没。”

“我觉得他应该没事吧,这不还能冲你们美女老板娘脸红么最起码荷尔蒙没受损。”周晓泊指了指正在按毛巾的青年。

“某种立场上我还挺希望他能撞傻点,和玩战术的斗简直烦不行啊你说是不?”

“说得好像四大心脏里头没你们兴欣什么事似的。”

“嘿嘿不要这么快揭穿嘛……哎呦!没水看过来了!快快快咱们把脸撇开!”

“——单奕然,我听到了。”青年把还在淌水的毛巾缓缓的拽下来,他还是觉得有点头疼。

轮回任劳任怨的好副队,魔剑士无浪的继任者,杜·五行缺水·钟秋觉得,为什么他到哪都摆脱不了要带熊孩子的命运呢。

——
起名好困难,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评论
热度 ( 13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