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吴霜×寒烟]自由恋爱(上)

@雅还。 六十粉点文,嗯,不要问我为什么先写六十粉

cp吴霜钩月×寒烟柔,带点一枪穿云×无浪,蹭了个杜柔tag

 并非杜柔式吴霜寒烟,狗血恶俗大概。

——

吴霜钩月一直觉得自己小日子过得挺滋润,脸捏的帅战力不低,在轮回也算有点名气,身为战队的账号卡从出生开始还没换过主人,运气挺棒啊对不对。嗯,说到主人,吴霜钩月有点不开心了。

 在轮回的小团体里,众所周知,杜明先生暗恋兴欣的唐柔。
  

要说起来这其实不关吴霜钩月什么事,但是,但!是!每张卡都觉得他吴霜钩月喜欢寒烟柔!!!
  

他简直想哭。

“这都什么逻辑啊我又不是受虐狂!!”吴霜钩月坐草地上使劲拧着草皮,对一枪穿云吐苦水,“每次见着她我就被往死里打,队长你说我容易吗我?!”

 “呃……”一枪穿云想对吴霜钩月说,其实大家就是起个哄别太往心里去。联盟里女账号本来就不多啊何况是非人妖,珍惜点难得的机会吧。寒烟柔输出基本都是朝着一叶之秋去的,放宽心态。还有你被打败不甘心可以去打回来啊,吴霜不哭站起来撸。

 一枪穿云拍了拍吴霜钩月的肩膀:“吴霜。”
  

等等他忽然想起来吴霜钩月好像揍不过寒烟柔。

 吴霜钩月停下不知道第多少遍对寒烟柔把自己扎进山壁坑里捅戳刺顶扎扎扎扎扎行为的痛斥,瞅着一枪穿云:“……啥?”

 “无浪叫我。”一枪穿云面色凝重。

 ……狗男男!!!

 吴霜钩月冲一枪穿云的背影比了个中指。他伸了个懒腰仰躺在松软的草地上,心里发着牢骚。

 男人婆,暴力女,大魔王!!!

 他喜欢的可是温柔的女孩子,才不是什么寒烟柔。

 吴霜钩月陷进青草的气息里,双手抱着后脑,望着天空。

 没错就这样,什么女战法什么耻辱的败绩全都忘掉忘掉!

 下次遇见她一定要好好把之前的份都讨回来,吴霜钩月睡着前迷迷糊糊地想。他脑海里似乎掠过火舞流炎矛尖那串锐利的光,鲜红跳动。

然而他们很快就相遇了——更准确的说,是兴欣战队的账号们到轮回来找场子。

 什么场子啊?

 吴霜钩月也想问。

 “没冤没仇的找什么场子啊他们?!要说有仇也应该是我们找他们去吧?!想起最后那场比赛我就……等等卧槽?!不是吧?!”吴霜钩月忽然反应过来,“副队快告诉我不是这样!!”

 无浪笑意盎然得快要冒黑气了:“大概是某个人的行为不当吧,对不对啊,一枪?”

 “……我没看。”罪魁祸首面对醋味正浓的恋人,委屈得不行。
  无浪没接一枪穿云的话,坐在地上用软布擦拭天链,短剑的剑面亮的能当镜子用。

 “好了好了一枪无浪你们的事私下里小两口慢慢解决,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身为地主总不能怠慢了客人。”笑歌自若倚在墙边,手指摩挲着十字架上刻下的金色符文,“况且,你们也不甘心吧?”

 ——怎么会甘心呢,破碎的三连冠的桂冠。

 “走吧,”无浪把天链插回腰间,站起身来,“也该算笔账。”

 “云山你去叫上一叶,他也该很期待吧。”

“……嗯,但是,”云山乱神色慎重,“他不是早就出来了吗?”

 “啊?那他能去哪?”

 “一叶他好像提着却邪冲出去找君莫笑叙旧去了……”

 “卧槽那叫决斗吧吴霜钩月你被寒烟女神照耀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滚滚滚滚滚能不能让咱们画风多帅会!”

 怎么又扯到寒烟柔身上去了,吴霜钩月郁闷地挥了挥冰渣。光剑在空气里留下的冰白色残影,仿佛正在簌簌落下无数光尘。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