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过去的未来时<肆>

未来的后辈们穿越到过去,梗借自枫槿如画太太的《来自未来的后辈们》。

大量原创人物出没注意避雷,后辈队伍(可能)不带三零一和义斩玩。

——

我们把时间稍微向前推一点。

就说兴欣队员这边叶修方锐苏沐橙舟车劳顿本来就挺累的,又碰着个这么大的事件,精神使劲绷了一下后就有点不起劲了。他们三个也没强撑,被陈果催着早早去休息。安文逸、莫凡、罗辑、唐柔、乔一帆几个人都是等庆功宴开完之后要回家和父母一块的,老板娘指挥着倒腾出两个房间来给单奕然他们几个住着。

“吉祥物大大回头上群里联系一下其他战队的问问有没有碰见类似情况啊,旁敲侧击点,毕竟这事挺玄乎的,太多人知道也不好。”叶修临回屋前打了个哈欠。

“得得得睡去吧你。”魏琛给电脑开了机,撂给他个后脑勺。

唐柔坐在电脑前按摩手指。

照理说假期里是没有硬性训练要求的,可是决赛场面太激动人心,她非常迫切地想要来场荣耀。

在场的每个人都是。

“哎我说,”包荣兴的声音挺响,“好久没打网游了是不是?”

兴欣小分队一拍即合。

“还去打野图BOSS吗?”罗辑不住地变换角色视角。网游里当然不能用战队的账号,众人均开小号无一例外。

“同意。”唐柔斗志昂扬。

“不然下本也行,但是……”乔一帆看了看在一边嘀嘀嘀选手群的魏琛,“我们没远程啊。”

安文逸比较希望在混乱一点的环境里磨练自己的能力。

莫凡摇头表示自己无所谓。

“那就去抢BOSS呗!”包荣兴直接给上升了一个层次。

“人少。”

“打不过咱可以跑嘛!”

魏琛叼根烟也不点上,选手群里没多少人在线,他又去挨个敲。

轮回呼啸虚空三零一皇风义斩对这事好像一无所知,江波涛绕个弯试探着问了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被他打个哈哈应付过去。

估摸着这时候还有不少队伍接机没回去呢,魏琛摸出打火机想去客厅阳台抽个火。

迎面就碰上单奕然。

单奕然在那边费好大口舌给杜钟秋叙述事情经过,讲得嗓子都冒烟。他把周晓泊拽过来语重心长地说周妹儿啊,啊不是,那啥晓泊同志啊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你让他消化一会再不行你就给他补充补充,我去缓缓嗓子妈呀渴咳咳渴死我了。

客厅里有饮水机,单奕然拿了一次性纸杯放水龙头底下才发现那里头没水了,偏偏他四处转了下,厨房里头连凉白开也没有——更别提其他喝的了。倒霉孩子实在没辙了就想问问住这儿的前辈,正在休息的三位自然不方便去打扰,一来二去他就转到了电脑室。

魏琛指了指戴上耳机正奋力给其他公会添堵的抢BOSS小分队,做了嘘声的手势。

明白明白我不吵吵,单奕然使劲点头,然后把可怜巴巴的空纸杯举起来,就是前辈啊这儿有没有……

“哎莫凡你怎么死了?”

魏琛听见了,口中“咦”了一声,转身过去看。

单奕然见他没有阻拦的意思,也忍不住凑过去瞧一眼。

包子他们盯上一个BOSS不过两分多钟的时间,而且还就碰上个没什么人听说过的小公会。虽然对方似乎人多吧,可兴欣这边到底都是职业选手,这么快死了不应该,更何况是最擅长脱身的莫凡。

莫凡也挺憋屈。

他操纵的忍者一开始就盯上了对方的元素法师,巧妙借助地形潜到对方附近,地心斩首术发动,忍者破土而出却斩了个空。

瞬移。莫凡脑中闪过这个念头。

一击不中则退,忍者本应该飞快离开原本的位置,然而冰线绕成圈封锁了他所有逃离的道路,忍者结印实施影分身脱离冰线范围,可光柱降临下旋转扫射的范围将其真身也笼罩在内。

远处女枪炮师长发飞扬,卫星射线后强劲火力紧接爆发。

莫凡奋力寻找脱身机会,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两个远程打一个近战结果可想而知。屏幕角落血条快速下降,最终归零。

那边唐柔和对方战法打得难分难解,手速提到很高,明显斗志昂扬;罗辑情况就差点了,被剑客近身打乱了节奏;安文逸被女枪炮逼出了战斗范围外,苦于无法参战;乔一帆躲过对方牧师神圣之火,寻找忍者踪迹;包荣兴倒是打得很高兴,和另一个战法杠上了,嘿嘿哈哈喊个不停。

对方是职业级的,短暂惊讶后魏琛很快接受了这个结论。

不过哪家选手这么闲,开小号还要特地建个公会?元素法师和女枪炮的默契配合显然特地练习过,可是魏琛却不记得哪支战队有这样水平的组合。

倒是和苏沐橙楚云秀在世邀赛上的表现有点相似,他下意识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单奕然张着嘴楞在那里,眼睛紧紧盯着英姿飒爽的女枪炮师。

卧槽这公会名。

卧槽卧槽这打法。

卧槽卧槽卧槽这火力线。

“莫凡前辈……能借我麦用一下吗?”

耳机里还能听见对方交谈的声音,单奕然说话都有点发颤:“队……队长!!队长我想死你了队长!!”

评论 ( 1 )
热度 ( 4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