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吴霜×寒烟]自由恋爱(中)

@雅还。 六十粉点文,嗯,不要问我为什么先写六十粉

cp吴霜钩月×寒烟柔,带点一枪穿云×无浪,蹭了个杜柔tag

并非杜柔式吴霜寒烟,狗血恶俗大概。

——

和兴欣的战斗还是输了,这倒不是别的原因,十打五胜率简直没跑——连牧师小姑娘小手冰凉都给银武打了十字军审判,被包子入侵带着追着笑歌自若打。

无耻,太无耻了。

吴霜钩月简直要磨碎一口白牙。

他面对的是海无量和昧光,召唤兽掩护下的猥琐流领军人物自然如鱼得水。

“哎轮回那个,听说你喜欢我们寒烟柔?”海无量推出一个气波弹,袍袖翻飞。

“我不喜欢她!!!”吴霜钩月那叫一个气愤,心思一晃就被灵猫抓破了肩膀。

“年轻人不要分心嘛,你看这不就红血了。”海无量乐呵呵。

无耻!!!太无耻了!!!

吴霜钩月血条清空,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一阵胸闷气短。

“你没事吧?”一个清冷好听的女声在他头顶响起。

你看我这样像没……卧槽怎么是你?!!

吴霜钩月瞪大了眼睛,寒烟柔一身朱红软甲,在他上方熠熠生辉。

啊,原来女角色是有穿安全裤的么。

吴霜钩月使劲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呸呸呸想什么呢你,这家伙可是寒烟柔,寒烟柔啊!!

吴霜钩月决定不理她。

寒烟柔的善意没被接纳,似乎有点尴尬:“海无量前辈他……不是那个意思。流言给你造成困扰了,不好意思。”她放了个最大剂量的红药水瓶在吴霜钩月旁边,“补血。”

吴霜钩月眼睛掀开一条缝,瞄了瞄寒烟柔,继续装死。

寒烟柔因为操作者的那点小八卦没少被调侃,尤其和吴霜钩月被一起提到的次数特别多。她本身是个不善言辞的性子,又把精力全部放在专心比赛上了,说的上话的人还少,现在遇见了这种起哄的玩笑话反而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但至少,吴霜钩月没有对自己怀着什么异样情愫,这件事她还是知道的。

想想就知道,毕竟轮回和兴欣两方也不是经常见面,他们只在正式比赛中当面对上过,出了赛场就没了交集。

可是对于“吴霜钩月对自己抱有微妙的排斥心理”这件事,寒烟柔感到十分不解。

自己哪里得罪他了吗?

“嗨,他那人就是小孩似的,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啊,没准因为和你闹绯闻搞得找不到女朋友也说不定,”沐雨橙风和轮回打交道最多,“别放在心上啦。”

可是沐沐,被人疏远的感觉,很难受啊。

寒烟柔无声地叹口气,神情有些失落。

唐柔当时建号的时候用的是自己的模样,而与唐柔面容相同的寒烟柔在账号世界里也是出众的美人。

而这样一幅美人黯然的景色在吴霜钩月就是四个字。

她、想、揍、我。

——所以说吴霜钩月你对寒烟柔的偏见到底是有多大啊。

当然寒烟柔没动手,她也根本没打算动手。

“不管寒烟柔打比赛的时候风格再怎么强硬勇猛,她场下也只是一个想要多交几个朋友的普通女孩子而已,吴霜你这样可真有点过分了啊把人家姑娘一个人晾在那,”因和沐雨橙风搭档多年而被授予护花使者专业户称号的一叶之秋十分严肃,“这姑娘多好啊肤白貌美品行皆优才貌兼备文武双全,妹子是多宝贵的资源你知道吗,要好好的爱护她们啊。”

和好了的小两口坐在边上围观,无浪倚着一枪穿云当靠枕:“一叶妈妈的小课堂又开课啦?”

一枪穿云憋着笑:“……噗。”

无浪有看了一会,拿手肘顶了顶恋人,扭头看着他:“你说为什么吴霜他喜欢不上寒烟柔啊?”

一枪穿云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他哪知道啊。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