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薮鹅][双花]花儿朵朵开(5-7)

看到心仪已久的太太说想看薮鹅我就一个没把持住就把豹鹅幼驯染也……(捂脸

其实小远才刚刚长大点来着长腿儿薮猫大大还是连个影都没OTZ我蹭个双花TAG

【靴猫太太很亲切地给了授权呜呜呜谢组织饶我一命】

薮猫大大下章一定出现!!一定!!!!

——————————

5.

不会飞的小灰鸟儿正趴在一片乌黑油亮的皮毛上,扑腾扑腾站不起来,黑豹长得很快,皮毛光滑又暖和,就是流线型的背脊让小灰鸟儿有点站不住脚。

不过黑豹觉得这样挺好的,尤其当他感受到背上那团小小软软的重量的时候。

嗯,尾巴都甩起来了。

才从蛋里孵出来没多久的小灰鸟儿显然对黑豹特别亲近,这让某种圆滚滚滴溜溜毛色鲜亮尾羽又长又翘头上还带根卷毛的生物有点气哼哼。

“大孙你管管你弟弟老占着我弟弟还能不能行了?!!”

“我和唐昊品种不一样呢哪就成我弟弟了。”山猫可冤枉了。

“不觉得很像吗?”

山猫抖了抖耳朵,等着鸟儿的下文。

“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这小家伙眼神和你年轻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不远处黑豹和小灰鸟儿躺在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青草地上,惬意地甩了甩尾巴。

山猫笑了一下,鼻尖碰了碰鸟儿的脑袋。

“我现在也不老啊。”

6.

“唐昊那时候啊——”鸟儿故意拖了长腔,等待着听众反应。

缀满浅色绒毛的小灰鸟儿十分配合地睁大了眼睛:“那时候?”

“——就是我刚遇见他的时候,他才不大点一小只,跟小猫似的,还冲我凶咧咧,想把我当攻击对象。”

黑豹的尾巴绷得像根棍子。

他就知道张佳乐不会放过这个抹黑他形象的机会!!!

“一下子就扑上来咬我,牙齿爪子还没长好呢,被我拽下来按着揍……哎哎唐昊?!给我把小远留下!!”

黑豹恼羞成怒地低低咆哮了一声,把听得津津有味的小灰鸟儿甩到背上,背脊一拱飞快地窜了出去。

炸毛的黑豹跑得溜远,鸟儿带着恶作剧似的心满意足感,拍拍翅膀。

拍了拍。

又拍了拍。

飞不起来的鸟儿摸摸肚子,是不是最近果子吃得太多了呢。

7.

青草味儿的暖洋洋的日子过去了,雨水味儿的湿漉漉的日子过去了,浆果味儿的香喷喷的日子过去了,雪块味儿的嘎吱吱的日子过去了。

小灰鸟儿无师自通钻入湖底去捉过鲜美的小鱼,也曾匆忙躲起避开饥饿的天敌,他跟随圆圆的极乐鸟儿学习飞行的要领,也见识过黑豹一口咬断猎物喉咙的凶狠果断。

小灰鸟儿不再一身灰扑扑的短短绒毛,他雪白的羽毛平顺柔滑,嫩黄色的嘴边长出了浅浅的好看的黑色花纹。

不管怎么说,百花领地最小的居民,也长大了。

可是只剩下他一个了。

天鹅孤零零地浮在水面。

他们都走了。

“我走了啊小远好好照顾昊昊别让他老到呼啸惹事。”

“嗯,前辈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不回来了吧。”

“……去哪?”

“四处散散心吧,”鸟儿眼神悠悠投向远方,不知道在看哪里,“没准能碰见你爸爸。”

小天鹅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事实上,他是一颗孤蛋。

也许黑豹会明白是怎么回事吧,小天鹅想。

可是他到底没问。

“我要走了。”

“你也……要走?”

“是,我要去能使我更强的地方。”

天鹅没再说话,他没有理由拦住黑豹前行的脚步。

他们走后天鹅依旧捉食小鱼,依旧在暖烘烘的草坪上打盹,依旧拍拍翅膀飞在天上。

可是真的好孤单啊。

好孤单啊。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