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吴霜×寒烟]自由恋爱(下)

@雅还。 六十粉点文,嗯,不要问我为什么先写六十粉

cp吴霜钩月×寒烟柔,蹭了个杜柔tag

并非杜柔式吴霜寒烟,狗血恶俗大概。

 
  

——

 
  

吴霜钩月为什么喜欢不上寒烟柔呢。

他自己也含含糊糊说不明白。

“为什么?”

“队长你这么一问我还真……”

“她不漂亮?”

“倒也不是不漂亮……”

“脾气坏?”

“也说不上,脾气不好的人哪能受得了和包子入侵一个队伍呢……”

“敌对阵营?”

“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啊我像这么小心眼的……喂喂队长你那表情是怎么回事?!!”

一枪穿云想了想,想了又想。

“……打不过?”

吴霜钩月没做声,眼睛瞅到一边去。

输给沐雨橙风那条肩扛重炮豪气干云的汉子也就算了,身为前辈被一个模样安安静静的小姑娘三番五次打败,他男子汉的尊严怎么过得去嘛。

不对。

一定没这么简单,一定有更深层次的理由。

不然为什么我不喜欢上她呀。

一枪穿云临走时眼里“幼稚”两字深深打击到了吴霜钩月,他想啊想,想啊想。

我为什么不喜欢上她呀,我为什么不喜欢上她呀。

长得漂亮,性格也不坏。

他还记得打完决赛兴欣那几张新人卡激动的不得了,小手冰凉哭得直打嗝,寒烟柔安慰人的样子也相当温柔。

相当……温柔……

吴霜钩月抱住自己的脑袋,原地蹲下一动不动。

……糟糕了。

 
  

自从被小手冰凉用十字架使劲抡了之后,笑歌自若忽然暗搓搓展开了“对兴欣单方面访问顺便给某位牧师搞点小破坏顺便报那丫头一架之仇”的行动,吴霜钩月对笑歌自若这种小心眼的行为狠狠鄙视了一番。

“不是吧你们牧师肉搏还打上瘾了啊?!”

“这有什么,防风和冬虫夏草还组队殴打灵魂语者来着,”笑歌自若挑了挑眉毛,“一块去呗我也多个打手。”

“你你你也太欺负人家小姑娘了吧!”

“不想见你女神了?”吴霜钩月想要反驳,笑歌自若笑得白牙森森,“有异议就放生你啊。”

奶爸威胁成效显著,吴霜钩月只得乖乖上路。

……他才没有私心呢,绝对没有。

 
  

兴欣今天人零零散散的,笑歌自若到了兴欣公会就没了影,留下吴霜钩月一个孤零零地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吴霜钩月怀着莫名的心思,探头看了看,视线划过一个红色身影就生了根似的挪不开。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吴霜钩月心里头嘀咕,我就……随便看看吧。

嗯,随便看看。

寒烟柔在和一个扎马尾的女枪炮师坐着聊天,聊得很开心。

吴霜钩月盯着她们看。

女枪炮似乎说了什么话调侃她,寒烟柔的睫毛微微垂下,脸上有点浅浅的红晕。

吴霜钩月的脸也红了。

该怎么说呢……怎么以前没发现,她这么……好看啊。

吴霜钩月觉得自己空缺长久的少年心正被什么东西一点点填满。

啊♂。

“哎呦这不是吴霜钩月嘛,今儿来我们兴欣……哎哎怎么跑了?”

君莫笑在后面喊了一嗓子,吴霜钩月窜得跟兔子似的。

他还好像看见寒烟柔站起身来似乎是想叫他,可惜吴霜钩月根本想不了那么多,满脑子念头就是跑。

直到窜回轮回,他才感受到那股深深的绝望。

糟糕了,这下真的糟糕了。

……现在刷好感还来得及吗。

 
  

吴霜钩月最近有点反常,最起码寒烟柔这么觉得。

寒烟柔最近经常收到吴霜钩月“不经意”发来的消息,两个人在吴霜钩月单方面进行中稍微熟悉了一点点。

至少他不再敌视自己了,寒烟柔很高兴。不过与一枪穿云不同的另一种不善于表达心情的性格往往使她表面上看不到什么动容的神色。

“柔柔你又收到什么啦……哎?饰品?”

“……啊,这个啊。好像是打野图掉多了,别人觉得这属性我能用就顺手给我了一个。”

逐烟霞心说你闹呢这玩意可难掉了。

毫不知情的寒烟柔继续埋头护理火舞流炎。

而另一头。

“吴霜钩月你要再追不到人,我们就打死你啊。”为刷饰品带领众人忙活整三天的无浪笑眯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副队饶命!!!”

 
  

【吴霜钩月:饰品怎么样……我就是顺便问问啊哈哈】

吴霜钩月心里头突突突,她到底喜不喜欢呢。

寒烟柔看着聊天频道,略一沉吟,白皙好看的手指点上输入条。

——距离寒烟柔发送信息还有十秒钟。

 
  

【FIN】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