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七期][翔远]吃(一)

安利。

CP孙翔×邹远,其余自由心证。(其实七期才是主角?)

我一直的缺点就是开头太累赘,嗯,好像确实是这样。本来以为上中下三份来着,现在看看好像得中长……大概?希望有人愿意吃上一口。

七期爱你♡

————

夏天那种炸起来很好吃的知了偷偷猫在树叶荫里头叫,邹远才刚起床没多久,睡眼惺忪的。他刘海掀起来用个卡子卡住,守着电脑和一碗半温不凉的豆面汤圆,汤圆碗里头没动几个,邹远用勺子搅了搅舀起一个皱了下眉头分两口吃掉。

有点甜过头了。

夏休期大家都闲在家里头,七期选手群红色加粗大号字体一遍又一遍地刷约战。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冒个头劝一句袁柏清你又受什么刺激了,奶爸单挑还不是被吊打的份。袁柏清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说徐景熙咱俩可以打啊。

徐景熙这时候正窝在G市老家空调屋里头吃早点,瞅见这条消息差点让口油炸糕噎死,梗着嗓子灌了一大杯水才顺下去。他敲敲手机屏说你当我傻啊,单个对上你能把奶打成狂剑,没人免谈。

袁柏清问那要是有人组队呢。

有人我马上就开电脑去。徐景熙这么回了一句,末了吧嗒吧嗒嘴里豆沙味,有点意犹未尽。

这一下倒是把窥屏的都炸出来了。

本来,这天气让人恹恹地打不起精神头来,不过对于电竞选手来说,最能引起他们兴趣的永远都是打荣耀。

分组是抽签决定的,随便指了一个人就说邹远你来抽吧。邹远说好啊。

邹远抽到的是唐昊孙翔王泽袁柏清,第一把打完之后李华表示一定要剥夺这家伙抽签权,太逆天了。

邹远想了想说还是让治疗来抽吧。第二把徐景熙攥了一手格斗系差点没哭。

第三把王泽杨昊轩有事下了,索性直接摇点按大小分队。唐昊那队险胜了之后袁柏清嘚嘚瑟瑟冲徐景熙刷垃圾话,俩奶就在频道里头拌起嘴来了。这边孙翔使劲刷“卧槽糖糕你别得意”,那头刘小别和李华约改日再战。

为什么改日啊?

刘小别发了个摊手的表情,这不是被轰去相亲了么。

也老大不小了。

刘小别看看还在拌嘴的奶爸组说袁柏清你赶紧的说好给我当僚机呢。袁柏清应了声打个招呼就下线了。徐景熙憋了一肚子反击没处发,憋得肝疼。

林枫思忖良久,对邹远说,他们这场没赢,有个很深层次的原因。

邹远敲了个问号。

林枫还挺正经地把他们那队人都列出来了。他说你看啊,孙翔,李华,徐景熙,还有我。

邹远说嗯。

林枫语气可严肃了。

他说我一个好咸口的,深入甜党内部,八字不合啊。

战斗法师拔丝苹果,忍者黑芝麻糊和守护使者油炸糕中间,名为驴肉火烧的盗贼孤独地矗立着,矗立着。

吃,比天大。

有道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是,比这句话更加深入人心的是甜咸两派的宿命之争。

而在联盟七期选手里,以唐昊林枫刘小别为主力的咸党和以孙翔李华徐景熙为代表的甜党,俨然形成了两方割据的局面。

身为剑走偏锋百里挑一的苦瓜苦菊苦丁茶爱好者,袁柏清曾经感叹,小众口味简直是在夹缝里求生存。

每次七期聚会就是两派争权的时候,顺便一提,林枫转会前G市最为血雨腥风。

而这一次嘛,聚会地点是在S市,孙翔做东。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