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七期][翔远]吃(二)

安利。

CP孙翔×邹远,其余自由心证。(其实七期才是主角?)

我一直的缺点就是开头太累赘,嗯,好像确实是这样。本来以为上中下三份来着,现在看看好像得中长……大概五六章?希望有人愿意吃上一口。

七期爱你♡

————

邹远和唐昊到KTV的时候人还没来齐,也是挺久没见了,杨昊轩上来就把唐昊拽一边聊天去了,刘小别凑在电视前头翻歌单,王泽在窗边给快步入民政局的女朋友打电话报平安——嘘,这是秘密。

邹远左右看看,李华正往茶几上摆饮料,邹远过去搭把手。

“怎么没见孙翔?”

“林枫和徐景熙坐反车了,地挺偏的打不着出租,他跟袁柏清去找人。第一回纯来玩嘛。”

“哦……也是。”邹远点点头。

孙翔是越云出身,老家也在那边,虽然战队换了又换但长假里都在越云那边聚头。不过上个赛季孙家二老终于是愿意搬到S市来了,孙翔这也算在S市买上房子定了居。这也是七期人第一回纯休闲来S市转悠。

他是真的在轮回安定下来了。邹远想。

“想当初啊,”李华手里拿罐可乐转了转,“咱们七期里头一个弹药一个狂剑,一个流氓一个盗贼,当时还总说没准能出两对新的组合呢,结果狂剑半道转型去练战法了。不过孙翔也是七期最有出息的一个。”

“李华爸爸很欣慰嘛?来我给你点首常回家看看冲击一下年轻人们的心灵。”刘小别说着就把歌加歌单里头了。

李华使劲摇晃几下可乐罐,笑得白牙森森走过去。

随即响起了刘小别被喷一脸沫的惨叫和其他人没忍住的喷笑声。

邹远点亮手机屏,又关上,过了一会又点亮,垂着眼睛不知道在发什么呆。邹远在注意力不是高度集中的时候反应老是慢半拍,等他反应过来自己也被战火波及的时候,透心凉的雪碧沫儿已经扑面而来了。他没有防备被喷了个正着,饮料沾湿了刘海,湿嗒嗒地流下来。

“——你、们、几、个、啊。”

邹远笑得特别纯良,跟朵花似的。

手里头汽水罐子玩得比花繁似锦那串手雷还溜。

孙翔和袁柏清一人手机提溜着一个G市小伙伴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恍若熊孩子世纪大战的场面。

“哎呀,孙翔你们回来了呀。”邹远脸上阳光灿烂,身后横尸遍野。

“邹邹邹邹远你开狂暴了?!”杀气扑来,孙翔差点没咬着自己舌头。

附带那么点死宅属性的林枫刚想开口纠正那玩意儿叫黑化,就被俩奶爸拽去给中招人士加血了,呸呸他又不是圣职系。奶爸组露出准备放生的眼神,你要赶着把自己送上去,哥们不介意送你一程。

林枫打了个哆嗦。

每期众多选手中天长日久总会交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食物网,一期吴雪峰二期林敬言四期喻文州张新杰五期吴羽策六期江波涛无一不是当期选手血泪控诉的大魔王。

顺便一提,三期的食物网组成,到现在也没被破解。

七期熊孩子们一直以为只要不戳李华papa至今没敢追云秀mama的怂疤就不会引发魔王暴走,直到有一天他们无意中开启了邹·百花副队·自信找回·远的神秘开关。那战斗力。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孙姓人士曾称,那是他见过最还原的斗者意志。

“孙翔。”邹远叫他。

“……嗯。”孙翔脸色很凝重,虽然邹远平常看起来脾气很好又温和坚韧不争强,但是一旦被激发了战斗欲和好胜心……卧槽到底哪个二胡卵子招上大魔王了啊?!!

“孙翔。”邹远又叫了他一声。

“邹、邹远啊什么事……”

“孙翔。”

孙翔心说邹远我求你给个痛快吧。

“接招!!!!!!!!!!!!!”

孙翔最后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白色的,云朵泡沫一般的,冒着碳酸香味儿的甜滋滋的……

孙翔阵亡。

邹远满意地掂了掂饮料罐。

评论 ( 5 )
热度 ( 38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