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About Your Master——帐号卡调查访谈

一次性猜中所有帐号卡身份的请告诉我。

有谁记得他们。

——

【Q:你的主人是怎样的人?】

不愿透露姓名的剑客先生:我先来我先来!嗯他啊该怎么说呢,虽然有点不敬啦不过他他他真是超——烦!每次上线就刷刷刷冒文字泡简直烦!炸!了!好么!!从来不体谅我的感受啊喂!

不愿透露姓名的枪炮师小姐:嘻嘻,是个大美女哦,声音也很好听,不过打法完全不像个女孩子嘛(吐舌头)

不愿透露姓名的牧师先生:很严谨,时机掐得非常精妙,不过有时候有点正经过头了那种感觉(笑)

不愿透露姓名的狂剑士先生:狂气,有野心也有实力。

不愿透露姓名的弹药专家先生:活泼又沉重的家伙?心底背负着相当不得了的东西啊……长得最帅!

不愿透露姓名的流氓先生:牛哄哄的小屁孩啦,经常让人觉得“怎么这么幼稚啊你是小学生吗”,……不过场上挺可靠的就是了(小声)

【Q: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是?】

不愿透露姓名的剑客先生:……我是被,吵醒的。我是被吵醒的啊靠?!!!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咋呼!我能忍下来也是不容易!然后!……光顾着关声音了就忘记看他长什么样。

不愿透露姓名的枪炮师小姐:啊,我被唤醒的时候啊,唔……包得很严实不过皮肤很好,露出的五官也很好看,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呢。

不愿透露姓名的牧师先生:现在一提我还真是记不太清了,毕竟是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啊。第一眼看上去有点像个严肃古板的处女座。

不愿透露姓名的狂剑士先生:平头小短发,看起来是个挺爽快的人,卖起血也够爽快。

不愿透露姓名的弹药专家先生:长的帅,但是精神气不是特别好,就是怎么说呢……你们意会一下就行。

不愿透露姓名的流氓先生:欸我想想啊那时候他才是个初中生吧,头发颜色乱七八糟的,我还以为人类的审美都受了刺激呢。

【Q:最开心的经历是什么?】

不愿透露姓名的剑客先生:我跟你说啊有一次主人带我从十五个,不,五十个,不不不五百个人里头杀出重围,帅!爆!了!简直!回去我和他们炫耀了一个礼拜!

不愿透露姓名的枪炮师小姐:以前啊有那种不着调的小流氓,哦不是职业流氓啦,上来硬是搭讪还说了让人讨厌的话,我在那里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主人她开了猛火就把那人轰掉了,美女救美也是很帅气的!

不愿透露姓名的牧师先生:他带我统筹全局的时候,被大家信赖着,顺便把某个招仇恨的家伙一顿集火,啊……心情舒畅。

不愿透露姓名的狂剑士先生:捧起冠军奖杯的那一战,“敢于挡在我们路上的家伙就来试试我的狂剑吧”当时还说过这么中二的话……黑历史。不过也就是在那次,深刻的感受到,我的主人果然只能是那家伙。

不愿透露姓名的弹药专家先生:要说的话我还蛮喜欢那些慢悠悠刷任务的日子?轻松日常偶尔也挺和我心意的。

不愿透露姓名的流氓先生:他特别嚣张地喊“以下克上”的时候吧,当时想着“这孩子将成长为何等地步呢”。

【Q: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不愿透露姓名的剑客先生:啊啊要说的话果然是那个!亏我跟他这么久了居然这么久都不给我换装备!!这套衣服配色丑到爆啊完全不符合我的审美啊!!

不愿透露姓名的枪炮师小姐:遗……憾?最初的伙伴……没有办法一起走到最后……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牧师先生:大概是没有和他真真正正上过一次前线?欸?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嘛,牧师骨子里也是热血沸腾的。

不愿透露姓名的狂剑士先生:现在想起来。总觉得以前和他相处的日子还是太少了。如果能多和他打几场就好了。

不愿透露姓名的弹药专家先生:……对百花的人开枪,站在曾经同伴的对立面。

不愿透露姓名的流氓先生:遗憾啊,见证了那小鬼的成长,却没能亲身成就他的巅峰辉煌吧。果然还是有点不甘心呢。

【Q:对于相遇,后悔过吗?】

不愿透露姓名的剑客先生:开什么玩笑啊!虽然一直有个比我强的家伙压在头顶上是有点不爽啦,但是后悔这种事,怎么可能!

不愿透露姓名的枪炮师小姐:并没有哦,相遇这件事,我已经很开心了,哪怕不能和同伴并肩前行。

不愿透露姓名的牧师先生:不会啊,我自知平庸,也永远不可能超过身在顶端的那位,和这样优秀的操作者搭档过,我很高兴。

不愿透露姓名的狂剑士先生:竞技的路就是不断追求强者,能够曾经与他并肩前行,我当然不后悔。

不愿透露姓名的弹药专家先生:坦白讲……我曾经动摇过,如果唤醒我的不是他,我的生活也许比现在更加充实和精彩吧。但是无论设想多少次,没有他,是不行的。

不愿透露姓名的流氓先生:哪能啊,虽然这家伙性格幼稚又嘴硬还一肚子狂气没处放,不过好歹也是自己看大的,割下块肉谁能舍得。

【Q:最后说一句结束语吧。】

不愿透露姓名的剑客先生:哎哎对谁说都可以吗?!那个勉勉强强算是我哥的家伙PKPK来PK!就这么把主人交出去让你霸占着,我才不甘心!

不愿透露姓名的枪炮师小姐:女孩子不要熬夜练习那么晚啊,咖啡什么的对身体不好哦。

不愿透露姓名的牧师先生:仅仅只有几面之缘,你会记得我吗?

不愿透露姓名的狂剑士先生:虽然不太想承认,我的荣耀征途恐怕就要到此为止了。接下来的路将由你们走下去,加油啊。

不愿透露姓名的弹药专家先生:嗨主人你能看得到吗?那个……偶尔也请看看我啊……总是呆在场外,会有点寂寞的。

不愿透露姓名的流氓先生:喂听那谁说你在新队伍还挺有气势的嘛,咳,那什么,继续努力哈。

































——〖彩蛋〗——

Q先生心满意足地合上笔记,对围坐的人们轻一鞠躬:“感谢您的配合。”身上的古旧配饰叮当作响,仿佛已与世隔绝很长时间。

“请等一下。”狂剑士叫住了他,“我从以前的伙伴那里听说过您的事迹。”

“哦?”Q先生似是有些惊奇,然而狂剑士的表情十分认真。

“据我所知前辈您已经有很久没有……在人前出现了,那么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您是否意味着……”

是否意味着回归?

Q先生轻轻笑了笑,并不作答。

带着傍晚气息的温柔的风吹拂过露在旧鞘外的陈旧枪柄。

“提问!”剑客忽然叫出声,“前辈的主人是一个怎样的人?”见其他人都望着他,剑客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地解释,“那个……我以前不是和那谁组过队嘛,听他说过前辈的事所以……”

Q先生一怔,唇角柔软起来。

“好吧。”

〖流木:锵锵!你的主人是个怎样的人!〗

 Q:心挺脏,技术,嗯,算是挺棒的吧,很护短的一个家伙。

〖风梳烟沐:那么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是?〗

Q:他冲着屏幕特别傻地说“你好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得给我争点气啊至少做个高手吧”,我心想这人长得挺帅的怎么和智商成反比呢(笑)

〖望山云雾:最开心的经历是什么事呢?〗

Q:跟着他还有个嘴欠的家伙到处惹事,什么刷记录啊抢Boss啊给别家公会捣捣乱啊,都干过,有仇家追上来就干脆利落地反杀回去。

〖锋芒慧剑:感到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Q:果然,还是分开吧。总以为什么时候我就能被唤醒,一等就……哈哈。

〖浅花迷人:那……前辈你,后悔过吗?〗

Q:怎么会后悔呢?

〖德里罗:最后啊,来说一句结束语吧?〗

Q:身为虚拟的事物,生命对我们来说是漫长得毫无止境又短暂到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永远停止的东西。能够遇见你,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哎木苏大大这答案不对啊,这不是上一问的回答吗?”

秋木苏回头,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曾经那么熟悉的身影。

这人长得怎么还是没我帅,秋木苏想,真是的还得耍帅背光站,不知道老人家眼神不好啊。

晃得他……眼泪都要下来了。

“怎么样,重新来过吧?”那人对他伸出手。

秋木苏微微弯了弯唇角:“好啊。”他的目光坚定又温柔。

“——我回来了。”

 

【END】

 

 

 

——

悄悄玩了一个文字游戏,Q指的并不是Question而是QiuMuSu。

其实刚开始并没有添加秋木苏的,因为参与访谈的帐号卡都是马甲,或者主人选择了更强的账号,或者被遗弃。

“有谁记得他们。”被忘却的他们。

想表达一种这样的感觉。不过好像还是不够贴切啊(笑)

由于秋木苏部分要对应问题个数所以把灰月,沾衣乱飞,扫地焚香和万剑归一的部分去掉了,万分抱歉。

我就是觉得,如果帐号卡有思想的话,作为马甲的他们该多难过啊。

还有严格来算张新杰不是望山云雾的主人我就是私心啦。

还有最后两句台词也是私心,感谢包容。

 

评论 ( 27 )
热度 ( 53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