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一个片段。

其实是想写教师paro了(*'▽'*)♪本来想说糖糕“挽了袖子和学生打成一片”但是好像不太对劲……到底哪里不太对劲呢?

——————

做老师的嘛,各自都有一套带班的方法。往上一个年级理重孙班靠威严,文重张班靠引导,往下一个年级普重唐班干脆和学生打成一片,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跟这几位班主任比起来,不高不低的高二文重邹班,最近有点犯愁。

“……所以对你们来说,现在还太早了,太年轻的感情是不成熟的,到头来害了自己也害了对方,懂么?”

模样文弱的女孩子被训得眼眶通红,梗着脖子不肯低头。

邹远看着她,叹了口气:“回去吧,希望你能想清楚。”

女生大概是站得太久了,走起路来腿都是僵的,办公室门口一阵骚动,女生的几个小姐妹一直等在门口,安慰着她回到自己班里去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隔壁班课代表从门口探出个脑袋来:“邹老师,今天作业是什么啊?”

“啊,你去点一下中间那摞卷子,今天做完型和阅读AD篇,是AD不是AB别再记错了。”

 “收——到!”小姑娘笑嘻嘻的,点卷子很利落,不一会就点齐了,“老师再见。”

“哎,等一下,”邹远叫住她,“叫曾信然到我这来一下。”

“哎呀老师,曾信然恐怕来不了了。”课代表眨着眼睛,“他被班……于老师叫去了。”

“于锋老师?”

“嗯嗯,每回都呆一个课间呢。”课代表又眨了眨眼睛。

“真的?”邹远笑了,“眼睛眨这么快,不是心虚吧?”

“哪能啊?!”课代表这回眼睛睁得大大的,“千真万确!”

小姑娘面上信誓旦旦的,心里头挺虚。邹老师平常脾气特别好,就是谈恋爱抓得严,班头儿这么老给二曾子打掩护也不是办法啊,早晚得挨收拾。

高二文科重点班男女比例一比九,高二理科重点班男女比例九比一。学生里头私底下有好事的戏称为尼姑庵跟和尚庙,时间久了比两大佛门居然联起姻来了,这让尽职尽责的邹老师特别头疼。

他下节没课,把手里头教案拢好了放下就直奔楼上数学组。他觉得,得找于锋谈一谈。

临上课了,办公室空空荡荡的就于锋一个人,于锋手底下薄薄一小沓正在批的模拟卷,邹远在一旁看着,等他批完才开口。

“于老师。”邹远斟酌着用词,“最近曾信然好像……总在数学组啊。”

“邹老师坐。”

邹远特别委婉地跟他讲,说现在学生正是青春期的时候,容易对优秀的异性产生好感,吧嗒吧嗒吧嗒吧嗒。

于锋表示很理解。

但是我们为人师表的必须得为他们的将来着想,这种大事上不能耽误他们。邹远说。

“是,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这个年纪你越压他们越反着来,倒不如明明白白摆堂面上看住他们。毕竟也不是初中的小孩子了,他们多少是要为自己未来打算的。”

邹远心说这样你就能我叫他们去办公室的时候明着给打掩护?

这也就是心里说说,当着面他肯定辩不过于锋。

更何况于锋的道理他也不是不明白。

但是就是,不高兴。

于锋回家开了门就闻到股酸甜的香味,

“小远今天是不是吃糖醋排骨——”

“筷子放下,没你的份。”

——

没啦。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