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四期中心普通校园向《光年》‖序

一个没有学生会,没有活动社团,没有逃课翻墙打游戏和遍地腐女Gay的校园,不知道你们是否有兴趣。

从他们的高二中期或者高三初,一直写到高考,尽是些平常琐碎的小事,四期中心,友情至上。

有恋爱成分但不一定说透,有暗恋成分但不一定表白,也许会有多年后的重聚,也许其中有些人再无音讯。

苏沐秋的遗憾依旧无法圆满,但那个柔软坚强的女孩子会负起哥哥的份生活下去。

少年的心事不敢言明,世俗目光过于尖锐会刺伤了他,但是他知道隔着墙壁那几下夜半的敲击声总会回应着他。不言自明。

女孩子不服输的强硬的眼泪点点晕开在粗糙的作业纸面上,模糊了书写过无数次的方程步骤。我骄傲的姑娘,还好,现在还不算太迟。

买遍了大包糖果分发,只是想有一个名正言顺递给她的理由。是的没错我的确——但是没有必要说出口。这样就好。

哎你们,正经点行不行啊!跑操要真喊称霸四中的话体育老师肯定得揍我,别笑!都好好想!教室下面一片乱哄哄的,男生只好认命地使劲挤脑细胞。天呐我……当个体委真命苦。

有试过三人行被落在后面吗?难过吗?埋怨吗?——并没有哦。我知道的,他们两个总会慢一步等我。

报告组织我脱团了!用膝盖撞开宿舍门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就撞上了班主任似笑非笑一股子老不正经的眼神。嗯那个老师啊……到最后果然还是被拎出去训了一通。暴露了怎么办?舍友拿胳膊肘撞他的腰。爱咋办咋办呗,反正不分,谁叫我喜欢她呢。

闭嘴安静别说话,再说记名上交了。总有那么一个人,死板又讨厌。但他的确是最好的纪委。没有之一。

任何人一辈子都会觉得那家伙真是烦到透顶啊,但是为了友谊,他能忍。对,为了友谊。

“邻居家的孩子”对于任何童年都是无法摆脱的阴影,处处被比较,处处被压了一头。不甘心不服气,也曾经想过是否要远隔疏离。可是啊,这家伙的朋友本来就少,我……下次考试等我雪耻回来。

发着光的电脑界面,小卖部里拥挤闷热的空气,食堂里头难吃的酱烧茄子,班主任充着血丝的眼。

家长会空缺的座位,深夜里下铺传来的抽泣声,胡乱丢弃的用光的黑笔芯,高考最后一场结束铃。

——是的我们都是这样,一路笑与汗水。
 ——那么你是否愿意听我讲完这个故事,有关于他们的被称之为青春的那段时光。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