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霸百]片段

战队拟人cp霸图×百花 

好喜欢这对可是写不好qwq

我就是想看壁咚啊(/ω\)

吃我安利!!

百花不爽张佳乐走和霸图不爽周光义走来自七期讨论群

以及……霸图大大!!想揍百花可劲儿揍!!
 —— 

第九赛季百花第一次对上霸图,客场作战被落下三分,张佳乐出场的时候百花在位置上实在坐不下去了,草草托了个借口溜出来。 

迎面撞上霸图,百花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就沉下去。

 其实拜共同宿敌嘉世所赐,百花跟霸图的关系相当不错,当年季冷退役他怕霸图心里堵得慌还特意从昆明赶过来——当天晚上海鲜吃多了闹了一宿肚子。

嘉世对这傻逼的评价是,苍天有眼。

之后孙哲平退役张佳乐一个人终究撑不了那么久,霸图私底下打了两遍草稿去安慰百花,那家伙自己好像倒看得挺开。

“我没事,真没。担心邹远还来不及呢哪还有这功夫挥泪,”百花笑着点点胸口赭红色的队徽,“我知道张佳乐这儿还惦念着我们就行。他心里有我们呢。”

在那之后百花就开始蓄小辫,他们的身体比普通人生长缓慢许多,本来也不算太短的头发留了一整年才勉勉强强达到一个能卷着搭在脖子上的半长标准,估摸着不到十三四赛季扎不起来。

看得开?百花可是张佳乐和孙哲平俩人拉扯大的。

在得知张佳乐复出霸图的消息后,百花和霸图的关系忽然一落千丈。

——准确来说,是百花单方面挑起了冷战。

百花的视线往上抬了抬,冷哼一声绕过霸图。

霸图横过一步挡住他的去路。

“闹够了吗。”

百花垂着眼睛没作声,换了一边贴墙走。

霸图把手撑住墙横在他面前,缓缓逼近百花。沉着声音透出一股子不悦。

“我问百花你闹够了吗。”

“没够呢。”百花比霸图要低上四五厘米,抬着眼睛看他的时候有点像在瞪人,“够不了。”

后来霸图硬拽着他去了临时休息室,大家都在比赛现场,这儿空着。百花拽了拽被扯皱巴的队服,给挂到衣架上去。

百花队服改过颜色,原本用赭红搭粉紫,做好了之后才发现和嘉世撞了主色,来年又改浅粉大色调。旧款队服除了第二赛季队员穿过以外,再往后也只有百花老穿着,被叨念过好多回什么和其他人不一样啊现在终于换成浅粉那款了,崭新崭新没穿几回呢就让霸图给揪成了旧衣服。

虽然一年来打不了几回比赛,但好歹认识快十年了,什么东西摆哪百花闭着眼睛都能摸出来。他拉开个抽屉里头整整齐齐两盒子小绿茶包,倒了开水把茶包丢进俩杯子。

“本来以为你这里好歹算北方,能凉快点,谁知道这么热。”百花扯了一下嘴角,脸色不太好看。战队的稳定性和身为象征的他们息息相关,百花战队自从张佳乐退役后战绩一直不好,看起来像正生着一场大病。“青岛呢,到底不适合昆明人,你说是吧。”百花本来唇色就淡,再衬上这脸色,连呼啸都能安上满面红光四个字。

霸图没理他那阴阳怪气。进了屋子之后反倒是霸图冷着脸不吭声。

“……可还是有人前仆后继往这奔。”等了半晌没见着回话,百花也不觉着无趣,喝一口茶水自顾自往下念叨,“你这崂山真不如滇红。难喝死了。”

简直有病,霸图想,我还不愿意周光义走呢你跟我撒什么气。

霸图是真恼了。他知道百花之前在生什么气,也理解他。照理说百花那不知道像谁的死脾气搁两天也就自己想通了,但这次意义不一样,和以往退役什么的都不一样。

百花自己闷着反而越来越难受。

谁知道他憋成了这个德行。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