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车蓝]普通恋爱.上

与演绎子的换文,cp车前子×蓝河 

啊顺便一提我想吃翔远,演绎子想吃车蓝,来和我们交换吗?(kirakira☆ 

谈恋爱都在.下.里

—— 

1

这段孽缘是怎样开始的? 

车前子悠悠地点起一根烟,然后特别怂的被呛得不行。 

喂,不会抽就别耍帅了啊。 

“那可不行。”车前子语气特别严肃。 

“正是葱茏中二期,谁家少年不装逼。” 

2

年轻气盛的男孩子总是隐隐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就好比上帝多给自己安了一扇窗子只是还没拔插销,哪天碰着个伯乐立马就能唰唰开挂走上成功之路。 

车前子,男,十五岁,广大白日梦爱好者之一兼微草训练营数以百计报名者中技术不错的一个,坚信老天把他念书的技能点都点在了网游上。

那时候毛头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地盘算着出道以后该怎么拉个好人缘——然后目光瞄上了其他训练营的出色学员。

不管怎么说,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竞技场约着也方便。

小团体很快就拉拢了起来。霸图的拳法,微草的魔道,皇风的驱魔,百花的弹药,嘉世的战法,烟雨的元素,呼啸的流氓,都是些当家选手的粉丝。

嗯……还缺一个奶。车前子故作老成地摸了摸下巴。

不过最后没带回治疗倒拉了个剑客入伙。

蓝河:大家好,我是蓝雨训练营的许博远。

3

其实车前子原本要找的是一个叫夜未央的牧师,名字好听肯定软妹子。

至于为什么带回来个由内而外的男剑客呢,大概是,脸捏得特别合眼缘?

咳开玩笑的。

蓝河这名字他听说过好几回了,在蓝雨训练营里也是不错的人才,正好碰见了个机会就搭上了话,顺势拉进这个小团体。

那时候蓝雨微草的冤家路还没那么窄,小团体里平日也就弹药拳法半开玩笑地围攻战法,年轻人嘛,玩玩闹闹的最容易促进感情。

不过当家选手们要么正值巅峰要么似乎不知疲倦,重复职业要想出道哪有那么容易。

最先离开的是弹药姑娘。

然后是暴脾气的流氓。

老好人的战斗法师。

弱声弱气打起来不要命的拳法家。

刀子嘴毒舌元素。

鼻音特别重的驱魔师。

只是一年时间而已,可是这帮年轻孩子的前程又有几个一年可以耽搁呢。

大家交换了联系方式说声再见祝你学业有成。

再往后谁也没联系过谁。

车前子问蓝河你也要走吗?

蓝河说不我至少得看到蓝雨拿次冠军才甘心呢。

车前子说可是我已经看过微草夺冠了。

许博远在屏幕那头沉默了一会。输入。

好吧狗尾巴草你也要走了。

删除。输入。

死远点考不到一本别说认识我啊。

删除。输入。

加油,现在还来得及。

删除。输入。

哦。

回车发送。

  

4

车前子离开微草训练营的三个月后蓝雨捧起了第一座冠军奖杯,那时他正在玩了命一样的把那些非义务教育知识塞进脑子里。学习是比打网游更昼夜不分的事情,风油精的气味刺鼻呛人,混合着特浓咖啡令人难受的苦味是车前子对那段时间的唯一印象。

他最终考取了本地一所普通的医科二本,以他的能力来说算是个不错的结果了。

从训练营回家后就被父母强制断掉的网络也终于重新连接上。

帐号卡他还留着,刷卡登录心想还好荣耀不会自动注销。

两年没上,那个ID车前子的魔道学者早就被清出了公会,重新发送的申请很快被通过了,哦,现在的会长是天南星啊。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当初关系不错来着。

天南星以前也是微草训练营的成员,比车前子早一年来的,因为姓名谐音酷似某电影演员而荣获“星爷”的绰号。

没十几秒天南星的私聊就来了,估计申请就是他给过的。

天南星:你?

车前子:哟星爷

5

天南星把车前子拽竞技场打了一场之后问他要不要考虑一下帮公会工作,拿工资那种。

不是开后门,那些大公会数的上来的高手哪个不是训练营出身。

不过就是如果你还要顾及学业的话可能有点困难。天南星补充。

干不干?车前子问自己。

——这不废话么就冲着我大微草两冠在手老子也干。

天南星说好我给你找两件装备,一会跟蓝溪阁抢BOSS你跟着先熟悉一下流程。

车前子挺久没跟团了,靠技术撑了一会后倒在了蓝溪阁源源不断的炮火下。牧师的复活技能及时落下,可惜绿帽子魔道学者在鬼门关转了一圈,那点微薄的血量还是没被拉回来。

两家公会成员横尸遍野,ID糊得一片一片。

所以车前子能看见蓝河,眼神那是真不错。

车前子:许博远?

蓝河:狗尾巴草!

车前子兴冲冲的拉着蓝河去了竞技场。

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评论
热度 ( 46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