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车蓝]普通恋爱(下)

与演绎子的换文,cp车前子×蓝河 

啊顺便一提我想吃翔远,演绎子想吃车蓝,来和我们交换吗?(kirakira☆ 

—— 

6

蓝雨拿了冠军之后许博远也被拎回家了,他俩同年,自然同级,也是高中刚毕业。

好像高考分数还不低。

叙着旧车前子就提了一句反正你也才回荣耀来不来中草堂啊我罩你。

许博远想了一下回不啦我现在准备在蓝溪阁做管理,公会给的帐号蓝桥春雪。

卧槽。

让我们再重复一遍,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小学生作文里出场率很高的一句话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俩人都成了公会里数得上名的人物,私下里关系是一天比一天好,不过也没让太多人知道,毕竟两家公会还是不太对付。

车前子这天早上是被鞭炮声炸醒的,外头噼里啪啦一阵响,轰得人耳膜疼。

新的一年啦。

他在衣服底下翻出手机来给许博远打电话,鞭炮声太吵,都得扯着嗓子喊。

“全明星微草主场来不来!!!”

许博远肯定来啊,这么多年荣耀铁杆粉了。

不过他老家不在广州,和蓝溪阁其他几个管理分散开了,从他那只能买到再往前一天的票,脱离大部队。

没事住我家。车前子特别爽快。

7

车前子一眼认出许博远的时候那家伙塞了满口零嘴,左手两串山药豆一把烤面筋手腕上还挂着一只装了热腾腾地瓜的塑料袋,右手半包红通通加了辣子的鸡柳还没吃完,正用牙咬着撕麻糬包装。

蓝河的脸是许博远直接拿照片合的,好歹看了三四年想认不出来都难。

就是没想到他看着挺瘦居然这么能吃。

“你吃这么多甜的不牙疼啊?”车前子好笑的看着他。

许博远费力的把口里东西咽下去,掰一半地瓜递给车前子:“高二时候才补了牙……我靠那大爷骗我说是红瓤的!!!”

车前子咬了一口黄瓤地瓜,也挺甜。

当天晚上许博远捋起袖子说让帝都人也尝尝我大广东风味,车前子居然还蛮期待的。

这份期待在看见许博远把碎皮蛋倒进五香花生甜椒糖水时,幻灭了。

本着礼尚往来的友好观念,第二天早上他带许博远去品尝了北京名吃,豆汁儿。

阿门。

8

早饭过后许博远走路都是虚的:“妈妈我好像看到天使在向我招手啦——”

那个孩子气的“啦”拖得很长,尾音那么一挑。

车前子心想这打击是不是有点太狠。

许博远忽然停下来。

车前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间网吧。

“带卡了没?”

“放家里了。”

“哦。”许博远有点失望。

但是注意力马上被卖羊羹的吸引过去了。车前子转个身的工夫就见许博远买上了一斤。

他真心觉得这家伙长这么大没给撑死也不容易。

羊羹这玩意甜润细滑就是容易腻舌头,许博远把第六块的包装纸剥到一半就觉得有点顶住了,索性塞车前子手里。

其实车前子不太喜欢吃这个,不过没吱声。

9

全明星观众席是给公会管理留了座的,蓝溪阁和中草堂间隔了一排霸气雄图,也没落上搭话的机会。

许博远第二天走,打包了两大袋子特产小吃,车前子一路给送到机场去。

许博远咬一口茯苓饼问他有什么要说的没。

“呃,回去打一场?”

“……还有呢?”

“今年冠军微草没跑了!”

“别闹,”许博远说,“蓝雨必胜。好好想想,真没有了?”

车前子不说话。

“你个傻逼。”

“啊靠我怎么了又?!”车前子可冤枉了。

“你个傻逼!!”

10

许博远的剑客小号在复活点边上被绿帽子魔道学者抡着扫把打死,爆出条发绳来。从蓝河视角来看乌泱泱一片黑色长发晃啊晃的挡眼睛。

对方还不肯就此放手,几粒冰蓝色晶莹的闪光粉尘从发丝间细细的缝隙里漏了进来。

我靠寒冰粉……许博远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那时候荣耀还是有些小bug没被修正,就比如爆头糊血还能理解,可是爆根发绳立马变贞子这就有点过分了。

许博远自打前两天去北京看全明星回来之后就有点感冒,趁着这股憋屈劲嗓子一阵痒痒就开始咳,咳得特别凶。

车前子在耳机里听见了就跟他讲,买点川贝用刀面碾碎了和梨一起蒸着吃,碗里渣也不能剩。

怕他傻记不住川贝还特地又打在私聊频道里一遍。

许博远看见他打的字咳着咳着就开始笑,光听声音有点吓人,喘一喘气缓匀了慢慢打字。

蓝河:你知道中草堂有个别名叫御膳房吗?

车前子:啥玩意?

蓝河:你想啊,咕嘟咕嘟大汤锅里沉沉浮浮的各种不明中草药,代表职业魔道学者左手寒冰粉右手驱散粉往里头呼呼撒,倒一烧瓶熔岩进去加热再用扫把棍搅一搅。

车前子:我怎么觉得像你那回煮的糖水呢?

蓝河:怪不得皇帝都短命,你肯定是管药膳的hhhhh

蓝河:……

许博远决定拉黑他。

11

啊拉黑什么的当然是说说玩的,话题不知道怎么就从人气高涨的轮回公会拐到今年冠军所属上来,一边微草一边蓝雨的辩来了。

“打赌吗!我大微草必胜!”

“打就打!蓝雨不会输!!”

两个亢奋的傻逼。

说起来他们去年也这样来着,一个战微草一个战蓝雨最后没想到凭空杀出一支轮回战队来。

第九区开服以后轮回公会的申请人数简直令人发指。

“三界六道都嘚瑟成什么样了!”

“就是!”

不过如果轮回只是昙花一现……就冲着周泽楷那张脸女玩家也不会撒手。

“星爷说等十区开服估计分公会得让我带,你呢?”

“我?我还留守吧,估计让绕岸垂杨过去,我跟他放一块准得出事。”

“绕岸垂杨啊那人我挺不喜欢的,不过带分公会虽然累可还是招人气的事,要去的话还是你合适点。”

“嗯……”

“感觉时间过那么快呢,还有不到一年第十区都快开了。”

“我们认识的时候还都是三区号吧?”

“对,第五赛季的时候,你上来就给我削了一顿。”

“你要是张口就被叫妹子你也得削。”

“冤枉啊我当时想叫夜未央来着手一滑就点到你了……”

“……你个傻逼。”

车前子估计被噎了一下,半天没回话。

哦他回了。

“那什么,许博远啊。算起来我们认识快五年了是吧?”

12

都磨蹭了这么久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在一起?这个问题问的好。

车前子在许博远面前就是个怂逼。

就比如退出微草训练营之后他握着手机大半夜的翻来覆去想给许博远发个短信问问近况愣是不敢点下去,被查房老妈当成偷摸打游戏狠骂了一顿。

就比如登陆上线先去翻了好友列表结果空无一人,心情糟糕的不得了,再见着的时候一激动把自己舌头给咬了。

就比如许博远那回煮的黑暗糖水他硬着头皮还是灌了一碗,晚上躺在沙发上肚子疼了半宿没睡着。

就比如送机其实想要顺势表个白的就是话在喉咙滚了一圈又被硬吞下去,憋了一肚子内伤回去仰天长叹为什么那么好的时机没抓住呢。

车前子是有点怂,谁在心上人面前不怂点呢?

但是他不想一辈子都这么暗恋下去。

13

“咱们认识五年了,”他慢慢地打字,“我喜欢你也快五年了。”车前子手心湿润,他从来没这么紧张过,“谈个恋爱呗。”

手一抖。

消息发在了世界频道上。

就说人怂到一定程度表个白都能错屏,车前子现在简直想打死自己。

不过在打死前更重要的是对方的反应如何。

嗯……。

反应个鬼你私聊的时候会盯着世界频道看吗。

许博远我真的喜欢你所以……

车前子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重新来一回,字还没打完呢,就看见私聊窗口跳出一行字。

蓝河:好啊。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许博远又不傻。

如果连说出口的勇气都没有,两个人在这条道路上又能走多远呢。

他在等他开口,就差一句。

所以,好啊。

14

我们就是这么开始的。

车前子最后还是放弃了把那根烟抽完的念头,把它放在台阶上慢慢的烧。

首尾呼应。

二十九岁的车前子已经不再适合公会的工作了,现在开了家中药铺子,身上一股子苦药味。

他的手机响了,接起对着那头说又感冒啦?都和你讲过多少次不要总是熬夜工作会着凉,医生的话都不听?吃完饭再吃药,乖,啊。

他顿了顿补充到,也别忘了川贝蒸点梨,声音都成什么样了。

语气很温柔。

他和他的爱人十五岁相识,二十岁恋爱。他说过的。

二十四岁迫于家中压力的分开,二十五岁冲破阻碍的艰难,二十六岁无法忍受不断的摩擦矛盾的分手,然而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对方,接纳下一切不够理想,重新开始。这段难过的日子却只字未提。

现在他们都快三十啦。正如每段普通爱情,苦尽终于甘来。

他们相爱。

并且将一直走下去。

评论 ( 4 )
热度 ( 59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