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哨向]嘎(上)

哨向paro,嗯……翔远好萌的吃不吃!!!

带一句话昊枫周江玩。

你们别光说吃吃吃啊求产出QAQ

——

荣耀高等院校轮回实习小队的哨兵孙翔,能力出众精神强大,对精神体向来采取放养政策。

然后有一天,他回宿舍的时候发现自家黑狼一叶之秋的尾巴,秃了。

“一叶之秋!你是一匹勇猛的狼!就这么让人给找场子了?!”孙翔恨铁不成钢。

“呜嗷……嗷……”黑狼在他怀里卖萌地拱了拱。

孙翔心好累。

众所周知精神体即为一名哨兵或向导本人的象征,对精神体发起攻击无疑是对其主人的挑衅。孙翔初入学的时候挺傲气的,这种事也没少碰见,现在渐渐成熟了一些倒也没什么人来挑事了。嗯……也可能和愈发强大的实力有关。

虽然一叶之秋被薅掉一尾巴的毛,但其实孙翔还是隐隐有点……那什么的,能从一叶之秋身上占到便宜至少那人精神体不能太弱。

孙翔喜欢强者。

孙翔也怀疑了一下是不是唐三打干的,不过按唐三打那好斗劲,估计就不是一尾巴毛的事了。为了避免白高兴一场孙翔还特地跑呼啸宿舍去,唐昊撇撇嘴说肯定不是唐三打。

“唐三打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出去就往鬼迷神疑身上扑腾,黏得死紧拽都拽不开。”

“啧啧这是春天来了吧?”

“边儿去我跟林枫可都是哨兵。”唐昊特别不自然地看了唐三打一眼,孙翔也懒得拆穿他。

“不过薅毛这事特别像一个人的风格,”唐昊硬是把话题扭过来,“张佳乐。”

孙翔翻了个白眼,这不跟没说一样么。

张佳乐是向导区的教官,当初给他们哨兵代过几堂基本体术,可是这位张教官早就给调到霸图分校去了扯他有个鬼用。

“张佳乐有个嫡传学生叫邹远,我发小,特别崇拜张佳乐,有段时间什么都学着他,叨了唐三打一地毛。”

邹远这人孙翔还是知道的,百花副队,和他同届的向导。碍于结合热这玩意,哨向学习训练向来是分开的,孙翔也不喜欢去向导区晃悠,最多也就打几个照面。具体长什么样记不得了,印象里好像挺白净秀气的,个子不是特别高。

唐昊给他翻了合照出来,照片上邹远抱着只雪白鸟类抿着嘴浅浅的笑,怎么看怎么温顺乖巧。

嗯……这小向导挺可爱的。是孙翔喜欢的类型。

不过一叶之秋就被个向导的大白鸟儿给咬跑了?孙翔觉得有点玄乎。强悍的向导并非没有,同届袁柏清那两只猞猁就是个例子,不过袁柏清本来脾气就不太软和,这倒也合情合理。这邹远看起来安安静静的……不像啊?

唐昊露出了怜悯的眼神。他就举了俩例子,苏沐橙的花蟒和高英杰的白狮子。

“孙翔我这么跟你讲吧,这仨人可以并称主校三精分。外表真心信不得。”

“……哦。”

找回场子是很重要的,但是冯主席教导我们,要以集体利益为先。

对于轮回,这个集体利益就指的是校内竞技赛。前两年轮回连蝉两冠很被看好,孙翔今年才加入,被江波涛特别拎出来“关照”了一番。

打击报复,绝对是打击报复,不就撞见你跟周泽楷在墙角亲热么。

校内竞技赛先是一轮单循环再半决赛决赛,分主客场的。轮回一路势如破竹连连取胜,第十八场被百花打破不败金身。

向导个人赛是轮回取胜,但接下来的哨兵擂台和团体地形战,百花追上并拉开了比分。

孙翔是团战轮回倒数第二个出局的,练习弹的威力并不大但打人身上是真疼。赛后惯例挨个握过手去,握到邹远的时候他这才仔细看看真人。五官清秀柔和看起来很舒服,嘴唇浅浅的抿起,露出个礼貌的微笑来。

听说垂眼的人都是好脾气,面前的人怎么看也不像场上那副强硬果决的模样。

这场比赛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话题,虽说百花主场有选择模拟地形的优势,但并不能掩盖其队员的实力。

校内竞技最终结果轮回只落个老二,大家都说十届这帮子新人简直一群怪物,连之前倍受瞩目的蓝雨都被打出了初赛。

孙翔心里难受,特别难受。决赛过后他把自己闷着练了两天然后让江波涛拎出来训了一顿。

在轮回那群活宝里头也就数江波涛最操心,心疼江副。

——然后孙翔去相亲了。

喔这个跳跃性。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