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哨向]嘎(中)

哨向paro,嗯……翔远好萌的吃不吃!!!

带一句话枪浪昊枫和一段肖戴玩。

你们别光说吃吃吃啊求产出QAQ

啊我觉得我越来越恶俗了

——

孙翔去相亲了。

不,并不是话题跳过了什么,孙翔只是去相亲了而已。

哨兵与向导结合以后的精神强度并不是简单的两两相加,而是成倍强化,这对未来战场上的实践无疑极为有利。然而由于素不相识的哨兵向导难以达成双方自发自愿的结合条件,作为哨向最集中的地区之一的荣耀各校就肩负起了牵线搭桥的伟大责任。

每逢学期中期,学籍中记录未结合的哨兵们和向导们就得被迫来次抽号相亲,还不得缺席。

为了帮学生们谈情说爱,学校也是辛苦了。

孙翔向来不喜欢这种生拉硬扯乱牵线,偏偏人帅能力又强,每次为了劝走那些向导都要很费脑子。孙翔看见来人的时候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肖时钦。

孙翔和肖时钦认识也是在一场牵线活动上,不过肖时钦开门见山地讲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正好孙翔也没有搞对象的意思,俩人虽然处不成吧但朋友当得挺舒服。雷霆宿舍正好和轮回顺路,孙翔就顺便送送他。才到离雷霆宿舍两百多米的地方一个小姑娘就高兴地喊着队长队长迎出来了,瞧见孙翔女哨兵秀气的眉梢一挑隐隐有股较劲的架势。八成把他当成了对肖时钦纠缠不清的那路货色。

肖时钦无奈叫道妍琦别这么没礼貌,这是我朋友。语气特温柔,能挤出水来。孙翔抖抖鸡皮疙瘩冲他挑了一下眉毛。

她就是?

肖时钦微一点头,笑而不语。

顺便一提,以上眉来眼去即为戴妍琦日后逢见孙翔必开启护队长模式的源头。

孙翔冲肖时钦挥了挥手,对方也看见他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还好是你。那个…孙翔,我今天可能有些事…”戴妍琦也在今天牵线,牵线对象还是她同届颇出风头颜正腿长的小男生。他们前两天在路上碰见的时候肖时钦还担忧这件事呢,还好现在见是孙翔,解释起来方便了许多。

孙翔一脸我懂的懂的要走快走吧暗恋中的男人唷——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俩人互相单箭头呢。

目送了肖时钦奔赴保卫小戴的修罗场,孙翔觉得自己,没事干了。

就这么回去估计会被轮回众人安慰“被甩也没有关系天下向导这么多翔翔不哭不哭噢”“虽然表面掩饰的很好但你的内心一定是波涛汹涌的吧快停下不要再压抑下去了我们有一个江波涛已经足够了!”“唉如果早听我们的话好好学习也不会落到找不到对象的下场,小明你听见了吗以后千万不要向这个哥哥学习!”“孙翔你看看人家隔壁方明华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你这么大的人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像个什么话!”

重申一遍,轮回那群家伙,都是活宝。

孙翔迈开大长腿沿着林荫道溜达,就听见一叶之秋嗷了一嗓子,给他寒毛都嚎起来了。虽然一叶之秋很强,但冲那股傻劲被人围攻给收拾了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孙翔心好累。

孙翔循着声音寻到了人工湖那就看见被叨了好几块毛的一叶之秋烦躁地在岸边湿润泥土上划拉爪子,白鹅耀武扬威飞到湖中心扇着翅膀冲它嘎嘎叫。

白鹅:傻了吧哥会游泳哥会飞。

白鹅的主人在湖边上想把它喊回来,黑狼努力地思考了一下,纵身一跃给那小向导扑倒在地,沾着泥土的爪子扒拉扒拉留了一衣服脏印。一叶之秋昂起头来冲湖中心得意地嗷了一嗓子。

黑狼:哥有人质哥怕你?

孙翔脑子嗡的一下赶紧窜过去,我靠一叶之秋你可别给我招向导了行吗。

一叶之秋和唐三打玩闹惯了,又有轮回这么一帮子人惯着——虽然它去找无浪那只灰毛狐狸玩的时候一枪穿云总会沉默地扬起熊掌——对扑蹭滚拱的亲昵程度完全没有概念。这么堂而皇之把一向导给按倒,在别人看来完全就是孙翔在借机耍流氓嘛!

被强制主动耍流氓的孙……哦。没等他心累呢。

白鹅嘎嘎大叫这扑扇过来抄起自己的翅膀啪啪啪啪啪!!!

…看起来好疼啊。

一叶之秋刚呲起牙齿想反扑就被孙翔呵斥住,好歹当着人家面呢怎么也得训上几句。黑狼颇通人性地两只前爪抱着脑袋,委委屈屈呜呜咽咽,水亮的一双黑眼睛不住地往邹远那瞅,怪可怜的。

邹远除了被吓一大跳本来也没什么事,被它看得心软赶紧解围。

邹远今天难得点儿背。早上起来发现花繁似锦跟落花狼藉掐过一架掉了一地毛,被洁癖队长拎出来打扫了俩钟头,上午被逼相亲的对象居然是发小的准马子,面都没见着就让唐昊给轰回去了。本来看这架势他走个过场就可以回去收拾百花那帮热衷于帮副队摆脱单身模式的熊孩子了吧,一个转身的工夫花繁似锦就跟个不知名的黑狼打起来了,拉回自家精神体未遂吧还被个黑糊糊玩意一下子扑上来了,他那衣服才买没多久呢就印上一片泥爪印。

不过邹远郁闷也就郁闷那么几下,注意力很快就拉回来了。

“毕竟这是花繁似锦先招惹一叶之秋的……”他看了看被主人拽着尾巴只能对着白鹅露出雪白牙齿示威的黑狼。

这就是一叶之秋啊,邹远想。

评论 ( 4 )
热度 ( 9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