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卢邱]汪!…喵。

换文活动产物√@春和景明

cp卢邱,一场狗和猫的孽缘。

过分短小不要打我。

——

1.

卢瀚文看上那只新搬来的黑猫了。

邱非觉得这家养的柯基是傻的吧。

2.

街口转角新来了只流浪猫。

听卢瀚文的哥们鹦鹉黄少天说,这只猫是乌云盖雪的毛色,通体漆黑就四爪雪白——连肚皮都是黑的!黄少天信誓旦旦。

黄少天信誓旦旦的结果就是卢瀚文第一次见邱非的时候就嗷叫着冲上去把人家掀了个四脚朝天。

咦…肚皮是白白的嘛,不过很软很弹蛮好蹭的。

是只公猫啊。

嗯,还有,爪子挺尖的。

卢瀚文双爪抱脸眼泪汪汪。

3.

邱非确信自己不是流浪猫,别听黄少天瞎扯。

反正至少没有哪只流浪猫的毛像他这么干净。

邱非的主人是个虐猫者,常常拿他泄愤。他还记得黑皮鞋踢在自己柔软腹部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的钝痛,然后视野朦胧间眼前景色在飞快后退直到他的脊背撞上什么坚硬的家具。

他逃出来了,顺理成章。

在路上他遇见了叼着木天蓼叶子的肥硕加菲——他称这只教会他生存技能的猫为老师——加菲指点他说可以来这片居民区,池塘里放养着不算可口但数量庞大的观赏鱼,而在此居住的人类也十分友善。

然后邱非遇到了一只物种为柯基的短腿死变态。

4.

当邱非被卢瀚文按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心里其实还算淡定,老师教导过他犬类有很强的领地意识。这种情况下要么揍翻这条蠢狗抢走地盘要么意思意思示弱一下表明自己并没有争夺领地的念头。

邱非心底斟酌一下,露出柔软的肚皮。

揍狗不是什么大事,惹毛狗主人就麻烦了。

他还记得自己初来乍到让一帮子穿学生制服的小姑娘尖叫着追了两条街,搂住拍照。

……可怕的人类。

邱非从回忆里清醒回来,就瞧见死柯基把鼻子拱在他肚子上蹭啊蹭的,喉咙里还咕噜着好可爱怎么不是小母猫。

邱非的脸绿了。

——老师这里有变态。

5.

鹦鹉黄少天发现自家哥们自打挨猫挠了一爪子回来之后就不太正常。

具体表现为半夜不再可劲叫唤,也不冲屋主养的那缸热带鱼流哈喇子,路上看见人类小姑娘居然不撒丫子冲过去围着人打转。

黄少天甚至还看见卢瀚文把他最喜欢的大骨头棒子刨了坑埋在小院菜地里头!!!

天啦噜。

作为十里八乡八卦小能手,咱们的鹦鹉先生觉得自己有意义搞明白这小子又在作什么妖。

黄少天清清喉咙。

“瀚文呐——”

“我恋爱了。”

卢瀚文一脸幸福样地伸出舌头,哈哧哈哧。

6.

“瀚文你要知道那是只猫!”

“嗯呢。”哈哧哈哧。

“还是公的!”

“嗯呢。”哈哧哈哧。

“你俩才见过几回啊!”

“嗯呢。”哈哧哈哧。

黄少天决定放弃和这只陷入恋爱模式只会哈哧的傻狗沟通。

屋主在一边看得很有兴致,在人类眼里头这就是鹦鹉使劲冲着柯基在汪汪汪。嗯,没想到他家鹦鹉还会学狗叫。

屋主招了招手:“瀚文过来,出门了。”

卢瀚文嗖的一下窜到了大门口。

7.

邱非感到很糟心。

他看见面前一根还沾着泥土的大骨头棒子,估计是刚从地里头刨上来的。用尾巴尖想他也知道是谁。更何况电线杆子后头还露出一双黑亮黑亮的圆眼睛。

卢瀚文猫在电线杆子后头特别期待邱非能收下这个定情信物,眼巴巴瞅着黑猫慢悠悠踱着步子,雪白四爪优雅抬放。

他就想起来第一回见面的时候邱非也是慢悠悠地从街口转角走过来,雪白四爪一抬一放一抬一放像细软绒毛划在心尖上。乌云盖雪被他按在爪子底下愣了一愣,缓缓地摊开四肢露出了雪白肚皮。

他觉得,有根味美香浓的大骨头棒子,biu地穿透了他的心。

8.

最后邱非还是收下了那根骨头,虽然他觉得他用不着。

卢瀚文眼睛唰就亮了,飞刨着冲了过去。

给邱非吓得“喵嗷!!!!!”一下子窜到树上。

假如有人路过,就能看见那谁家的柯基犬乐颠颠绕着树跑,树上不知道藏着什么深色的东西,只有四只雪白爪子露在外头没被树叶挡住。

毛都炸起来了。

“邱非邱非邱非下来嘛!!!”

9.

——老师救命。

评论 ( 6 )
热度 ( 58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