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光年》‖清明

学校小卖部的老板是个年轻女人,终日一身梅红色的运动服,总是坐在门后打卡机上,扎着马尾,长的挺漂亮。来买东西的人少的时候偶尔会回几句男学生的搭讪,然而更多时候只是目光放在学生手中的零食文具上,手指飞快的打出金额。

苏沐橙没跟她搭过话。

清明节那天学校让学生歇一天半,他们班是重点班,就一天假。苏沐橙跟着叶修叶秋给叶老爷子上过香之后就来找苏沐秋的墓。隔着两排并几步的地方有个好看的女人站在那,米色长袖灰裙子,头发垂过肩。苏沐橙觉得她好像有点眼熟,远远的看着又不太敢确定,怕叶秋他们等久了烦,匆匆的就从她下头走过去,她晃了一眼,好像是女人父亲的墓。

叶修叶秋哥俩是真拿苏沐橙当妹妹对待,可是苏沐橙心里到底觉得自己是寄人篱下,多少带着几分谨慎畏缩。

后来苏沐橙怎么想怎么觉得她和那老板娘有点像,不过她没敢上去搭话,打扮和平时差得太多,又离得远,兴许是认错了呢。

老板娘在学生堆里头出名不光是因为长得好看,更主要是因为被那帮子主任校长当作太多次不努力学习的反面典型了。听说她原本也是四中的学生,可惜高考落了榜。

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上不了大学还不是起早贪黑的过。

陶轩在阶梯教室给他们开期末动员大会的时候特意往楚云秀的方向那看一眼,说有些女生现在成绩好就掉以轻心,真正结束要等到大学通知书拿到手才见分晓。

楚云秀夸张地打了个哈欠,透明指甲油亮晶晶地反着光。

苏沐橙回车上的时候就叶秋坐在主驾驶座上,得有个五六分钟之后叶修才回来。叶秋往叶修那侧了一下头说居然没有烟味。

“还以为你又抽烟去了。”叶秋顺手打开暖风。

“哪能啊。”

“难说。哎高三陈果记得吗,管早读那个。”

“怎么?”

“我碰着她了。”叶秋顿了一下,语气里头有点感慨,“之前要不是她家里意外,估计就考浙大去了吧。”

苏沐橙前一天晚上没睡好,眼睛迷糊着脑袋发沉,就着车里暖风几乎要睡过去。

“嗯,她现在在学校干小卖部,生意挺好的。”叶修从后视镜里看见苏沐橙睁不开的眼,声音放低了些。

“我跟她聊了两句…到底还是生分了。”叶秋双眼直视前方,轻叹了口气。

两人再没谈这件事,一路上就只有苏沐橙梦里几声含混不清的咕哝。

苏沐橙从不说梦话的,大概是想哥哥了吧。

苏沐橙再见着那老板娘还是在学校小卖部,梅红绒面运动服,朴素皮筋高马尾。有些似乎是比苏沐橙高一届的学生偶尔和老板娘聊上几句,听他们叫她“陈姐”。

苏沐橙费劲地翻开记忆,临走时匆匆瞄上的一眼墓碑是不是也姓陈。好像是陈又好像是什么其他常见的姓氏。

她站在小卖部门口对着老板娘的侧脸发愣。

“走啦,发什么呆嘛。”

楚云秀从小卖部里出来,猛地把一个冰凉的罐子贴在苏沐橙脸上,冰得她一哆嗦。

旺仔牛奶,楚云秀意外地喜欢小孩子口味。

“哦…来啦。”苏沐橙跟上她,还不小心被台阶绊了一下。

“现在天气凉,喝冰镇的东西不好啊。”

“沐沐你知道吗……你好像我妈。”

苏沐橙佯装生气去挠楚云秀的痒痒肉。

打闹着走进教学楼的时候苏沐橙不知道为什么回头往小卖部的方向看了一眼。

也没必要一定要证实什么吧。

她到底还是没和老板娘搭过话,直到毕业,一次也没有。

评论
热度 ( 9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