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翔远武侠paro片段存档

一个翔远武侠paro的打算,乱七八糟的片段嗯,这些片段都不在一个时间线上!是断开的!

——

曾信然性子虽然莽撞了点,倒也知分寸。他瞧着邹远边上那个中原打扮的人,心里估摸着这就是谷里来的贵客,忙上来道歉心想能不能把自己养大的宝贝讨回来。

白花小蛇原本就被孙翔实打实地踩了一脚,如今又被掐紧了七寸捏在他手里蔫巴巴地像团煮烂的面条,很是可怜。

孙翔让江波涛有心打磨过,不指望他八面玲珑,总也是个有眼色的。到底是在人家地盘呢。

——

朱效平打小跟着巫医学着驭使毒虫,再加上又臭又硬的怪脾气,就是一个寨子里的人也鲜少有亲近的。

——

后来孙翔还跟邹远嘀咕,第一回见时候我还以为你们南疆人都银饰挂满身呢,丁零当啷招野兽怎么办。

邹远白他一眼说这可是接待客人的打扮,我那天为接你,脖子上挂了两斤重的银子差点没压断了。说着就觉得脖子发酸,下意识的去捏捏后颈。

——

“我头里去百花谷那回,养蛇的小孩和你挺亲,是兄弟?”

邹远想了想:“差不多吧。”

“哦。”孙翔不说话了。

篝火噼里啪啦。

孙翔又拿他那肘子戳邹远。

邹远递给他一串用树枝穿好了的烤野鸟,内脏剔得很干净,羽毛也拔得精光。

孙翔接过来拿在手里头晾着,看着没毛的丑鸟就想到小时候把他哥宝贝着的猎隼给薅了毛说要烤来吃,被按在膝盖上一通揍。

他吹几下气,咬了口。

怪难吃的。

——

孙翔在越云山庄排行老二,顶上还有个差了五岁的哥哥。

越云一脉相承宽剑的路子,孙翔那时候年轻气盛心高气傲的老不愿意让他哥给压在头顶上,半道上硬给拧着去学了长枪,让孙老爷子发了好一通火,父子俩僵着的关系现在也没缓过来。

——

孙翔带着邹远往越云山庄去,就看见俩人跪在大门口。

邹远远远瞧见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扶那个矮一点的,张佳乐笑了一下,没让。

孙翔看着这俩人有点愣,说孙哲平你们这什么情况。

高个那个说再叫我名字我就揍你了啊,没大没小的。

孙翔说哦。…你们什么情况这是。

带你嫂子回来见爹妈,被咱爹扔出来了。

 

 

 

 

 

 

评论
热度 ( 4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