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兄坑江湖paro片段存档。

#闭网以后高考之前的文风。
#没有cp向就是想好好写谈恋爱以外的感情。
#仿佛已经变成一条咸鱼了。龚式冷漠。

——

东方纤云末了还回头轻飘飘慢悠悠地冲他递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八戒别怕啊。”

怕个屁。

印飞星简直烦透了东方纤云那副嬉皮笑脸无赖样儿。

彼时东方纤云少年成名英才天纵,你在路上遇见十个江湖人,足有十一个听说过那人事迹,谁想他千辛万苦拜入逍遥门里一见大师兄…在后厨里热火朝天颠着大勺。印飞星满心憧憬啪地破灭,直愣恍惚着眼睛硬是整一天没觉出饭菜咸淡滋味。

印飞星臆想中东方纤云当是沉稳而强大的,不骄不馁,纵使天有不测风云忽将灾祸于身也不应该——不应该自暴自弃似的把自己堕进碌碌俗庸里头硬是活成了个窝囊玩意。

或许……传言并不尽属实?

说书人手底下的故事换了一拨儿又一拨,大抵传奇就是为了让后来者打破的。

这江湖里从来不缺少天才。

印飞星无疑是个中翘楚,一手副门主亲传的水行剑术出神入化,甚比当初的东方纤云更胜上一筹。

然而无论哪一次瞧见东方纤云混吃混喝没个正经大师兄形样,他都觉得自己当初那满心满眼的懵懂崇畏肯定是让猪油蒙了十层心。

——东方纤云他何德何能?

简直像个笑话。

可是那个庸俗的没用的死皮赖脸的嘻嘻哈哈的大师兄此刻夺步抢挡在他前头,背影带着一种近乎狠戾,或者半分不让的决绝。

他说八戒别怕啊师兄罩着你呢。

脸上挂着安抚的笑,眉骨还带着上前两天才叫印飞星揍出来的青。

而那只断过经脉的手紧紧卡着剑刃,仿佛力承千钧似的。

血色循着指根缝丝缕滴下。

一滴,两滴。

印飞星的声音几乎要从喉咙里逃挤出来。

你图个什么呢。

你为个什么呢。

评论
热度 ( 12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