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兄坑江湖paro片段存档2。

#感到自己文风变得越来越恶心造作。失望

逍遥星河脚尖一点支力急退,她翻腕掌心紧紧扣着把短弩,方才血花贴着皮肉飞溅,饶是弩尖紧抵着的铁木边嵌也洇上了几丝喑哑殷红。

易相逢脸庞素净仿佛二八少女,浅浅梨涡笑起来居然有种天真烂漫。
她三口两口嚼下最后一块芝麻糕,两颊鼓鼓地还吮了吮指尖,修剪漂亮的指甲上浅浅的夹竹桃花汁染的粉色。
夹竹桃,别称绮丽。
花含汁,有毒,可杀人。
叶含汁,有毒,可杀人。
茎含汁,有毒,可杀人。
根含汁,有毒,可杀人。
哪怕外表再怎么单纯无害,也是剧毒的花。

忍流光翻上手腕,那柄檀骨锦面的扇子扇骨粘着他手腕便游转跳动,仿佛活物一般。
“这偌大江湖啊……”
他目光远眺着悠悠地念,也不知是念给谁听。
“——不过是个笑话。”
婆娑竹影微晃。
半盏茶凉。

少女拢起长发,素白手指纤细柔弱,青黛罗裙面上覆着水汽似的一层薄纱,些或映出星点灯火斑斓颜色。
只是那双眸子沉静无光,未免太没有生人气儿了些。

这就是倜傥风流潇洒不羁的东方芜穹?
——传言中多智近妖的人物?
哈……
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
颓丧狼狈得像条败家野犬。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