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伏魔志异]1-4


#兄坑门派拟人走伏魔大会主线
#肝文的时候还没出螭耀神殿我有点方
#言辞不通语句不顺
#不拉cp

1.

阴风。

诡谷。

十八层乌谲夜色拢下来拥着一簇鬼火青森,阴影如游鱼跃动,不甚分明。

炼骨那张瓷白的小脸上一片漠然,视线微微往上——

——惨白缎锦上赫然淋漓鲜红隐渗血气怨萦。

坚持魔道特色做好坏人主义理念。

贯彻魔道特色干翻正道主义思想。

炼骨瘫着脸嘎嘣一口咬碎了梵毒送到他嘴边的糖豆。

他觉得,头儿有病。

特别有病。

2.

破灭有病,这是三界公认的。

学名“劳资就是看玄铭不顺眼卧槽你们别拦我我要去干死他”。

“简称破灭综合症。”梵毒言简意赅,手上又往炼骨嘴里塞了颗魔崖果味脆皮软馅的糖豆,“一般让弑天撸了袖子揍上一顿或者百媚发媚术亲上一口就晕乎消停了。”

可惜今天这场魔宗大会俩人都没来。

弑天本来就是个乖戾孤僻的性子,指不定在哪儿打人玩呢,能放只传送蝶过来就不错了。

至于百媚——听说她前两天杀猪的时候一个激动就直接撵进了破灭天宗内门阵地,硬是把好好一个化血池给祸害成了个猪血池。

估计这会儿心虚得很,窝在教里头猫着呢。

炼骨春露梵毒三个就只能苦逼地听破灭在这慷慨激昂地犯病。

“……所以!在我们烧杀抢掠砸的蓝图构建下,一定可以引领手下的弟子好好做魔天天突破!血气和采补各施所长!成为打剑修打体修打丹修打符修打器修样样精通的五好魔修!在安插内线和收买反水的双管齐下的准备工作基础上——干正道!干翻正道!然后干翻正道那边的头儿!我们干!翻!玄!铭!”

破灭豪气干云一巴掌拍在骨桌上,顺带震翻了春露刚撂上的杯子。

春露就愣了一下,然后看见他跟百媚打赌赢过来特别趁手的那只细腻如美人玉肌骨的薄盏倒磕在桌子上,盏口处细密裂纹如蛛网簌簌裂开。艳色酒液满桌横流。

梵毒叹了口气,抬手捂住炼骨的眼,小家伙不明所以隔着他掌心眨了眨。

三,二,一。

“——破灭天宗我操你大爷!!!”

今天的魔宗大会也一如既往地顺利举行着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3.

百媚觉得自己很苦逼。

非常苦逼。

那天一个不小心赶着猪群踏坏了破灭含辛茹苦积累了百八十年的血气池之后那丫一个激动就打上教门前把她薅住了一顿可劲儿揍,那叫个叮铃哐啷一顿砸呀。

连被子都给她拆了。

百媚哆哆嗦嗦牙齿打颤着用金红袍子把自己裹成个球,觉得自己大概是挺不过这个冬天了。

然后她就见打斜里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来——真叫个骨节分明,白骨裸着森森怖人就跟刚从炼骨枕头底下偷出来似的——喀啦喀啦晃了两下。

“百媚姐,买情报不?”

还探着一张笑嘻嘻的脸。

给百媚乍的一个激灵差点没把自个儿砸过去,硕大布团一蹦三尺高。

“往女人闺房里晃悠正道的还能再要点脸吗千闻阁?!!”

“哎正道的对魔道不要脸那怎么能叫不要脸呢这位姐姐。”千闻把不知道从哪捡的枯白手骨一扔,满脸的正气凛然义正言辞坦坦荡荡,自己就找了把还完好的椅子坐下,两腿一叠晃晃荡荡。

“……”百媚特别认真地瞪着他,“我能揍你吗?”

千闻一摊手。

4.

不对千闻动手似乎是两道默认的一个规矩,这得归功于他那掘地三尺都挖不完的情报储备和席卷三界的消息网。

但凡有新生宗门初涉三界,总有饱经风霜的老前辈语重心长地劝诫一句,见到千闻,一定要,绕着走。

——惹谁也别惹卖情报的。

想当初天云还是个热血沸腾打人不经脑子的傻哔(逍遥语)的时候,不知怎么就跟千闻阁结了回梁子,而且眼瞅着这梁子结得肯定不小——因为第二天“天云流其实是个剃了度的秃头”的谣言就传遍了整片九州大陆。

那段时间天云生活在众正道宗门微妙的视线中仿佛自己已经不是天下第一的体修门派而是一顶惊世骇俗的,假发。

连灵啸的鸟儿都满眼复杂——据灵啸说是这么个表情——地盯着这个“曾经被作为最佳的窝的豆腐渣工程”然后屁股一扭扑拉扑拉飞走了。

何等凶残,可见一斑。

所以百媚再怎么抓心挠肺想揍人也得斟酌着点,更何况自打第一次伏魔大会之后千闻还没单独找她卖过情报。
哦一想起来之前那个伏魔大会她又开始牙根痒痒了。

可还也是拿他没辙。

百媚郁闷地叹了口气,眼不见心不烦扭头去瞧朱红描金那几根大厅柱子。

拈了胭脂桃色的细密眼睫那么垂了,偶尔微微颤几颤。赌气似的。

然后被千闻一句话给噎了回去:“套个话还动用媚术,不至于吧百媚姐?”

千闻这人嘴能有多甜就能有多损,百媚被这么一噎瞪着他半晌咬牙切齿骂了句小王八蛋。

就会拆她的台。

“行吧行吧什么事?!!!”

“——第二次伏魔大会。”千闻一字一顿。

百媚瞥了他一眼。

      

评论
热度 ( 7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