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脑洞短打/Alpha×Beta/佩帕

在lof有篇abo卡雷《失控》里头瞧见过一眼佩帕AB然后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想想就,好吃。

闲暇时候团长随手一扔空酒瓶窝着打盹,军师对着奶油蛋糕冒小花,恶犬耗得骨头痒痒出去狩猎然后骗徒说那我去遛狗吧,一边儿虐弱鸡一边儿抽空给被遛的大狗使绊子,照着不死致残那个分寸来。
给佩利激得起来一股子暴躁劲,就地给他按倒了野外操了一把,什么姿势都往上折。每回帕脖子后头那块地方都肯定被咬得见了血,齿下衔着一口皮肉反复磨,跟圈领地似的。
但是beta又留不住味,打不上自己的标记,也嗅不到信息素,然后就呃,急躁?暴躁?烦躁?反正是鼻尖抵过去嗅嗅「还没成为自己的所有物」的感觉就愈强烈刺得神经疼,愈躁愈做得狠。
恶犬喜欢背入,大概是因为方便下口叼磨,帕洛斯也不怎么介意,训狗也是要给点甜头的,两边都是爽,有利无害的事。反正beta也不会出现什么标记之类的意外,他睡过的床伴多了去了,享乐主义顺纵欲望没什么奇怪的吧。
补,这俩一般内射。
呃然后就没往下想了。

如果哨向海盗团的话这四个人就是狮子、隼、蝮蛇和狼。
卡雷向哨,佩帕哨向。

还有就是那个……有没有佩帕群啊!!qwq

评论
热度 ( 32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