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脑洞片段/副相中心/不要脸占tag

脑子里模模糊糊一个形

。他现在这一撇孤魂,大抵是尘怨未了。
    便萦牵着三魂七魄不返忘川,苦世流离

。“你是该成佛。”
        可惜可叹,却偏生在这世道。

。人死灯灭,是沃汤泼雪,再了无前痕。
    ——纵有千般抱负能有什么用?
    他竟有心思再去细细思索别时这句话,不是并无道理。
    但也不全对。
    只无声叹一口气。

。只看着旧友扬酒于地,痛饮痛言,离去时脊背挺得笔直,如古松苍柏。
    他也不知究竟该不该道一句,悔不当初。
     天命造化。

。还有一段慕容和仲关于公孙之死互怼,慕容一如往常清冷无波,仲面色平静更甚。
    还没想好仲究竟该说些什么,本来打算语出锥骨字字诛心,后来再一揣摩也就作罢。
    伯乐死,知己亡,仲堃仪再也没什么可好显露在外给人看的情绪了。也没那么冲动。
    更何况字字诛心便能起什么用了么?我想了想大抵不可能的,自打瑶光覆灭那一日起,慕容离便心如磐铁,再无懈可伤。

————
脑子挺乱的大概就这么点,公孙副相他这么好啊光风霁月有匪君子的,只想和他斟茶赏雪折梅花……

评论 ( 2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