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澜

文不成画不就
唯有喜新厌旧敢称天下第一
风格不稳定,只挖不填坑
有出坑清粉习惯

车前子为什么这么好看

【瞎介薄脑洞】我流中国霍格沃茨〈1-6〉

#瞎介薄脑洞#
想了想我流中国霍格沃茨。

1.
校服啊。
啥啥袄裙披肩,啥啥齐胸对襟,啥啥宽袍广袖,啥啥旗袍黑丝中山装的。
醒醒,想什么呢。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白青黑红黄一水儿中国特色运动校服。
跟外头初高中一样儿一样儿的。

比如有个学长哀号为什么我们校服这么丑还包得严严实实纹丝儿不露,我想看漂亮妹子大白腿啊然后被另一个院他室友淡定地一把按上后脑勺啪叽脸滚键盘。
想看绝对领域你可以往东游过海,多得是水手服披羽织的漂亮妹子,不过那边好像主修式神,你一个眼都没开的战五渣去了不跟个瞎子似的?
学长冲室友竖了个中指。

2.
宿舍两人间,为了和平起见本来打算是非生非克的两个院学生住一块儿。
但是后来发现吧理论上根本没法弄这玩意儿。
所以就放飞自我了摇签吧。

3.
对了跨(国际)校交流联谊的时候表演的是奥运五环的花环操(。

按照传统印象金木水火土是黄绿蓝红黑而不是白青黑赤黄。
搞得除了火院的以外另外四组都挠破了心想把其他人的衣服给扒下来。

4.
别的国家是12岁入学啊,咱赶巧儿推迟一年正好卡在初一进来,前四年是走读的,金木水火土五个院系全面发展,高二再分科,自己报要上哪个院去,选择恐惧症可以抽签。
啊前提是卜筮那科的成绩你得信得过自己对吧。

初三年中考高三年高考念完了才给考虑技能发展,画符啊驭兽啊破障啊阵缚啊结印啊各种各样的,专业放开了随便报毕竟这玩意毕业包分配,多好。

5.
周六上午八点岣嵝术考理论重点填空简答还有下礼拜的奇门遁甲,之前那学长巴巴地冲室友笑,哎呀我记得你上个学期神传术拿了甲佳来着……
——得,你别跟我提作弊,到时候班主任把你两感一封根本没戏。
室友顿了顿,而且吧,你学的是法奇门。兄弟咱俩教材不一样的。
学长沉默比了个中指,我呸你个理科狗。
然后灰溜溜啃书去了。

室友怜悯地看着他在那吭哧吭哧悬梁刺股,有空多抄两遍解厄鉴,傻成你这样儿也是倒霉催的。
学长愤怒地比个中指,你是文科我是文科啊?!!

6.
就说学长是个傻逼。
比如吧,他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剑经注解》开篇第一章讲的就是棍法。
“那么贵买回来开过光的桃木剑居然耍棍法???我打哮天犬吗?????”
“照你的想法外国那边魔杖就是用来抽人的是不是。”
室友露出了熟悉的,那种看草履虫的,怜悯的眼神。

评论
热度 ( 8 )
 

© 一个文澜 | Powered by LOFTER